第十二章 第一枪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十二章 第一枪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二章 第一枪

  要说搏击这个谁还没打过架动过手啊,但是枪这种武器可并不是谁都碰过真的,记得儿时谁家里要是有枚子弹壳那就足可以炫耀一阵子的了。



  这一天做完了所有前期的训练,我们被带到了野外的靶场,远远的我们就听到了步枪射击时发出的声音。



  等我们站好队,那名射击的军官才停止了动作,当他转过身来的时候,我们惊讶的发现那竟然是连长。



  他把枪交给了一旁的排长,然后站在队伍前面扫视了一眼我们众人,紧接着笑着问道:“听着步枪射击的声音爽不爽啊。”



  对于这种问题我们自然不会躲避,于是大家集体吼道:“爽!”



  连长满意地点了点头:“爽就对了,我也很爽,步枪在怀里跳动的感觉更爽,看到枪口喷出的火舌那是爽上加爽,要是再看到靶位上自己的成绩时,那感觉更是不言而喻了,告诉我你们想不想打枪!”



  “想,非常想!”又是异口同声地回答。



  “想就对了,你们是兵,摸枪是早晚的事儿,可为什么要在新兵营里面就让你们接触呢,这有两个原因,一是让你们熟悉枪械,二来就是让你们去爱枪去尊重枪让你们一起渡过磨合期,摸了这么长时间空壳子是不是早就心痒痒了。”连长又一次发挥了自己吊人胃口的本事。



  这还用说嘛,那枪栓不知被我们私下里空拉多少次了,那瞄准镜不知被我们偷瞄多少回了,还有那扳机更是被我们偷偷扣动了无数次,可不管我们怎么弄都听不到那让人最热血沸腾的声音,现在听连长这么说,大家难免有些躁动了起来。



  连长微微笑了笑,但凡是新兵蛋子在真正摸枪之前都是我们这个德性,他当年也是这么过来的,所以很是理解我们的心情。



  这会儿在我们队伍前方放了一张桌子,上面整齐地摆放着大小几种枪支,虽然我不是军武迷,但从样式上还是能够区分出什么是什么。



  而在我身边的一些人已经报出了它们的名字和型号“五四手枪”“95式自动步枪”“85狙击步枪”。



  “都知道吧,我想这些宝贝不用我过多介绍你们应该也都知道它们的特点和优缺点,那咱们就往下讲,枪这种东西是人们最早为打猎而设计出来的产物,可随着人的需要,它变成了人们争夺物资领地的工具,它取代了刀剑等冷兵器,但其本质都是相同的,它们都可以置人于死地,所以我要你们记住牢记的一点就是,枪口千万不要轻易对准他人,一来枪再怎么做保险它也是个机器,也有失效的时候,二来我们中国军人绝不会主动向他人开枪,因为我们国家向来都是主张和平的,这是我对你们的第一个要求也是最重要的一个要求,其次不管是在战场上还是日常训练中,我希望你们都能善待它们,别看它们是冰冷的钢铁,但它们却是你们战场上的兄弟是你们托付生命的伙伴,所以平日里对枪支的养护十分的重要,我希望各位不要偷懒,最后一点算是我对你们大家个人的要求,那就是我不求你们每个人都成为全能人才,但我希望你们大家能够熟悉各种枪支的性能,只有这样你们才能在战场上更好的生存。”连长神色很是严肃地训导着。



  而我们也都面色严肃地听着,刚才看见枪口喷射火舌时那种激动的感觉瞬间被严肃所代替,我们清楚连长这是在教我们当兵最基本要素中的其中重要一环。



  连长单手抓起那把五四手枪,然后另一只手很是熟练的在枪上部壳上一抹,再然后我们就看见躺在桌子上的手枪的尸体,没错是被分解后的手枪的尸体。



  枪管、机簧、顶针、弹匣所有手枪的零件被整齐地排列在那里,而我们的嘴巴也都张的老大,以前只在影视剧里看到分解枪械的镜头,当时觉得好帅好厉害,竟然有人能这么快将一把完整的手枪分解开,可现在这件事儿就发生在眼前,而且其分解的速度比那些影视剧里夸张的表演手法还要快。



  有哥们情不自禁地鼓起了掌,其他人见状也纷纷附和了起来,本以为臭屁的连长会洋洋得意,可谁知他的脸色很是严肃。



  只见他双手上下飞舞,很快刚刚被分解的手枪一下子又恢复了原样,这次还没等我们鼓掌呢,连长率先开口说道:“你们以为我这是在玩杂耍嘛,很好看吗,记住了这是枪是能够杀人的武器,为什么要联系枪械的拆解,那是要让每一个持枪人能够熟悉枪的构成,让你们能够更好的养护它。”



  一瞬间我觉得刚才的自己特别的愚蠢,我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我是一个兵,并不是观看表演的观众,长官们的每一个动作都是我们要学习的东西,要真想鼓掌的话那就等着自己从战场上活着下来时好好为自己鼓鼓掌吧。



  “好了,各班组带回,找地方好好把拆解和组装给我练好,然后再回来谈开枪。”连长提着那柄狙击步枪朝着靶位走了过去,而我们则带回了各自的寝室。



  回去自然不是为了睡觉,我们学习拆解组装的教室就是我们的寝室,而老师自然就是我们的班长,我们将桌子摆在寝室正中间,而桌子的正中间则摆着一把手枪。



  班长拆解组装的速度也很快,但却没有连长动作那么连贯洒脱,而且我们总觉得班长照连长缺了些什么。



  直到我们离开新兵连之后才知道班长缺的是什么,那是老兵所特有的魂,兵魂,那是真正经历过血的考验的一种气息。



  我们每个人都试着拆了一遍,在班长手中看似容易的动作,在我们手中却很是费劲,拆解枪支很容易让我想起自己玩鲁班锁的经历,虽然感觉每个部件都是活动,好像用些力都能拆卸下来,可自己就是找不到那关键的一点。



  但真要是掌握了那一点,再拆解起来就不是问题了,剩下就是熟练程度的事儿了。



  拆解学会了,接下来就得将其装回原样,这可比拆枪要复杂困难多了,你不但得记住每一个部件的位置还得记得它们原有的方向,要是弄混了的话,真要是在战场上那结果就是炸膛或者子弹从后面飞出射伤自己。



  因此在装枪的时候,班长没少给我们纠错,而其中所闹的笑话更是不胜其举,等我们完全熟悉的时候已经是两三天之后的事儿了。



  所谓的熟练其实就是我们能够拆解能够装上,至于达到及格的标准我们还差些火候。



  这一天我们又一次来到了靶场,今天在每个班组前面都摆着一张桌子,桌子上面空空如也,但在远处的射击点上却放着一盒盒黄灿灿的子弹。



  一下子大家的心跳都提速了好几下,终于可以射击了,终于可以得偿所愿了,只不过放这张桌子是个什么意思大家有些搞不明白。



  这时连长从远处溜溜达达走了过来,他来到一张桌子前,将手枪放在了上面,然后拿出了自己的手机也摆在了桌子上面。



  “你们不是一直想打枪嘛,今天我就满足你们的要求,听说拆装枪械你们都会了,那好,今天咱们就来个小测试,只要通过了的人,就能领上一个弹匣,然后到那里去打靶,至于没通过的嘛那就在这看着吧。”



  连长一边说着一边摁下了计时器的按钮,这一次他的速度很慢,在手机屏幕上的数字停止在四十秒的时候,连长这才将手中枪放下。



  “这个就是你们最长可用的时间,超过四十秒就被判定不合格,我这已经给你们留出了足够的时间,要是还不行那就怪不得我了。”连长冲着我们摆了摆手然后便离开了靶场。



  接下来就是我们的展示时间了,这两天的训练,我们通常拆装一把手枪都得用到一分钟以上,但有着前方那些黄灿灿子弹的诱惑,即便心里没底我们还是愿意尝试一下。



  第一批几个人飞快地忙活着各自的手枪,而我们则在心里暗暗为他们数着秒数,我们班的那个哥们十几秒钟便将枪给全部拆开了,还有二十多秒,这才是最关键的,他的速度很快,但我可以看出他很紧张,额头和鬓角处渗出的汗水就已经说明了一切。



  就在我们数到四十一秒的时候,这哥们终于将手枪全部安装完毕了,但时间已经超了,他低着头便欲把手枪放回枪套中去,可谁知班长却高声喊道:“通过,去那边领子弹吧。”



  看着那哥们兴奋的神情,我在心里暗暗嘀咕,不是都四十一秒了吗,怎么可能会通过,难道是班长放水了,又或者是那秒表出了问题,不过这样更好,起码我们又能多出未知几秒的时间。



  出奇的这次考核的通过率很高,通常四十一二秒钟完成的班长们也都给了通过,但实在有些慢的过分的,班长们就算想帮也无能为力了。



  终于轮到我了,但我的手心现在全都是汗,就算是高考的时候我也没有现在这般紧张,在身后的兄弟用力拍了拍我的肩膀算是给我鼓劲儿了,我大踏步来到桌前,在掏枪的同时我看了一眼班长。



  对于他来说我就是个乖乖仔,说不上出类拔萃但也算不上调皮捣蛋,总之让他很是放心,他冲我点了点头,我微微颔首已是回应。



  手枪被我平放在桌子上面,而我的双手很自觉地背到后面,班长看后轻声问了一句:“准备好了吗?”



  我嗯了一声,班长怕我听不清于是大声地喊道:“解瑞龙开始!”



  顶着筈簧手一顺便把枪外壳给卸了下来,紧跟着按照顺序把一样一样的零件拆下并且码放整齐,全部拆解完毕后我马上开始按照原样组装,虽然我紧张但手上的一切却没有怠慢,而且时间都在我的算计之中,38秒40我将枪外壳放置在了枪膛之上,39秒两手一用力正好把枪合拢。



  完事之后我冲着班长笑了笑,而班长则很是自豪地喊道:“解瑞龙通过!”



  领过一个弹夹,粗略地看了一眼,里面只有五发子弹,看来连队也并不是可着我们随便造啊,不过五发子弹对于我们这种菜鸟来讲已经算是多的了。



  前面的兄弟每个人射速都很快,大概他们都在享受手枪在手里跳跃的感觉吧,轮到了我,依照班长之前教的站姿和握枪姿势,眼睛,准星,枪口三点连一线,轻叩扳机,子弹出膛的爆炸声在耳边响起,两只手也因为手枪的后坐力而有些发麻。



  想着怎么也能打个六环七环的,可谁知报靶员直接喊了个脱靶,周围的人没有笑话我的,因为大家都是第一次实弹射击,脱靶也是在所难免的。



  还有四发子弹,我并不是很着急击发,相反地我稳了稳呼吸,尽量让心跳也稳定下来,双脚变化了一下位置,找到一个舒适的地方站好,然后平举双臂尽量让浑身上下所有的肌肉放松。



  深吸一口气后我开始瞄准标靶,盯着那红色的圆心看了很久,最后我甚至觉得它放大了数倍,我知道时机到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扣动了扳机。



  报靶员的声音再次响起:“九点九环!”



  身边的兄弟们大声叫着:“好样的,争取打个十环,让他们看看咱们并不是一无是处,看看我们第一次摸枪的成绩。”



  我嘴角扬了扬然后稍微调整了下呼吸,我知道刚才的那一点偏差就是一口气没憋住,呼出气而导致的,这次我瞄准的时间用的很短,而且这一次我没有犹豫直接连开了剩下的三枪。



  半天报靶员没有出声,我以为自己又脱靶了,便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可谁知报靶员突然大声喊道:“连中三元,三个十环!”



  “三个十环,天啊,这就算是有些老兵也不一定能够做到的,小龙你竟然打了三个十环,而且是连发的情况下,你也太牛了吧。”



  兄弟们在我耳边喧闹着,但我却愣在了那里,我不知道那是一种什么感觉,有些兴奋有些奇妙。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