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下放到炊事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十五章 下放到炊事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十五章 下放到炊事班

  一小时五十八分五十九秒我们所有人冲到了报名处,不过我们到了以后才发现人家其他从新兵连来的兵都是坐着军车来的,只有我们这些人一个个灰头土脸是从三十公里外跑来的,那些新兵看向我们的眼神都觉得很奇怪。



  或许他们在想这帮人是不是受虐有瘾啊,在新兵连每天被班长连长们折磨,好不容易逃出来了现在却要自己折磨自己,不过负责登记的军官看到我们几个后倒是很淡定,但我却从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一丝怜悯。



  瞬间我心中了然了,看来我们连长不是第一次这么做了,还好我们不是第一批但我们也不希望自己是最后一批,因为要是那样我们得多亏啊!



  登记之后就是等着分配了,借此机会我们也喘了几口粗气,而就在这时我瞄到了让我们大家出丑的始作俑者我们那位痞子连长。



  只见这家伙走向了负责登记的士兵,那士兵见到是他立马站了起来,然后很是恭敬客气地跟他说着什么。



  “哥几个,你们有没有一种想揍他的冲动!”跟我一个连队的哥们突然小声说道。



  我们大家很是默契地点了点头,同时挥了一下拳头,也不知道是寸劲儿还是怎样,连长正好看向我们这边,当看到我们的动作后,他又是那人畜无害的笑容,不过看到他的笑容我们的心就是一凉,因为只要他这么笑那肯定就没什么好事儿。



  这会儿闲着没事儿也没有人来规范我们,虽然大家都站着队,但说话聊天还是蛮自由的。



  一名其他连队来的士兵笑着问向我们:“哥几个,怎么混的这么惨连车都没混上一辆,难道你们那边路坏了吗?”



  这个时候我们怎么能说是被连长给耍了,于是我们找了个非常长脸的理由:“有车来接我们,但我们不稀罕坐,车太破,加之我们之前在连队的时候有比试没比完,正好借此机会结束,这样省的以后揪着不放。”



  果然在听了我们的话之后,那哥们伸出了大拇哥冲我们比划了一下,然后笑着说道:“望天上看看,是不是有牛在天上飞,这让你们吹的都没边了。”



  我们鄙视地说道:“不相信拉倒,事实就是事实,我们用不着弄虚作假的,两个小时三十公里路,不服咱可以试试!”



  一听我们报出的数字那哥们眼睛就直了,这样的数据就算是放到特种部队也就如此,没想到竟然在新兵的身上做到了,别说两个小时跑这么多了,就是不算时间干跑这么多下来,他现在都够呛能站在这儿。



  由于我们的声音很大,所以身边周围的一些队伍基本上都听清了,瞬时间所有队伍的聊天内容都变成了我们,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很好,当然被人仰视的感觉更是很好,而且我隐约听到有些战士们小声说道:“完了这些家伙肯定被分配到好部队里去了,咱们就等着捡剩吧。”



  可世事无常往往理所当然的事情最后未必就能实现,而我们这些来自那个变态连长新兵连的兵又一次验证了他的与众不同。



  其他新兵连的战士分配的新集体简直让我们艳羡,可等念到我们大家名字的时候,一次次绝望袭上了我们的心头。



  “李墨石,本部直属防化团!”



  “杜明,本部直属通信团!”



  “张放,本部直属工兵团!”



  …



  虽然听部队的番号都很响亮,可但凡了解65521部队的人都知道,真正的尖刀部队都在驻外的那几个师里,我们连这些哥们所属的部队多数都是后勤保障部队。



  念了一圈儿,我身边的这些哥们无一幸免全都沦陷了,现在只剩下我这棵独苗还没有落实去处,由于我在大比武上耀眼的表现,众人的目光很是犀利地看向了我,在他们心中我绝对会是尖刀部队的不二人选。



  “解瑞龙,本部直属特种作战团!”当老兵念出我的分配结果后,和我一个连队的兄弟们齐声欢呼了起来,我们之间这些人总算有一个扬眉吐气的了,特种作战团那就是特种部队啊,那可是部队中的部队,兵中的兵王,进去那就是至高无上的荣耀啊。



  对于这个分配我有些意外有些惊讶当然更多的是欣喜,但同时我也有些担心,毕竟我的其他科目根本达不到特种部队考核的标准,难道只因为我的射击成绩而破格录取了吗。



  看着其他战士排着队奔向自己的未来,而我则孤零零地站在报道处那里等着特种作战团的人前来领,没办法特种作战团可从未有过新兵入伍就招收进去的先例,所以嘛我没有同伴是很正常的事情。



  就在我笔直地站在那等人接我的时候,我的肩膀被人用力地拍了一下,心里一阵暗喜,想来是特种部队来人了,于是我连忙转身冲着来人敬了一个标准的不能再标准的军礼,但当我看清楚那人的面孔后,我的心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了。



  这哪里是什么特种部队的人,这分明就是一个整死人不偿命的恶魔,那张人畜无害的笑脸让我打心底的厌恶,这家伙怎么阴魂不散的。



  “在等人?”连长笑着问道。



  我点了点头然后说道:“在等特种作战团的人来接我!”



  “蛮厉害的嘛,刚入伍就进入了特种部队,你这绝对是全军的首例啊,不错不错,大有前途啊!”说着连长围着我转了一圈,那有些灼热的眼神看的我心底直发毛。



  “立正,齐步走!”突然连长来了这么两个口令,我几乎条件反射般地按照他的指令执行了,可走了几步我便停了下来。



  “连长,您别拿我寻开心了,我在这等人呢!”我小声地抗议道。



  “我就是你要等的人啊,你不是要去特种部队嘛,那跟着我就好了,我就是来领人的。”说着他也不等我反应便自顾自地朝着他那辆军车走了过去。



  有了之前的几次经历,对于他的话我是愈发的怀疑,可看他那从容的样子,还有周边越走越少的人,我无奈只好紧跑了几步。



  “相信了?”连长连头也没回地问道。



  我晃了晃头说道:“不肯定,但既然你说了我又能怎样,就跟着你走呗,要是我再次被你耍,那我只能选择向军委会报告了。”



  “懂的还不少,还知道军委会,那你去吧,只要人家让你进就行,上车吧未来的国之栋梁!”连长亲自将车门替我打开,然后自己打开车门便钻了进去。



  就在我犹豫不决的时候,我听到了发动机启动的声音,连长这人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要是我不上车他真有可能扬长而去,那等待我的将是不知多远的长途跋涉,所以我不敢犹豫直接钻上了车。



  还没等我坐稳将车门关上呢,就听连长冲着司机喊道:“开车!”



  毫不意外的我的额头与车顶亲密地触碰到了一块儿,而车门因为惯性关上所带来的巨大冲劲让我一屁股栽在了车座之上。



  车内响着重金属摇滚的音乐声,但我的思绪却飘向了院方,我在想象这个全军闻名的特种部队会是个什么样子,我进去之后要用多长时间融入进去,出奇的连长竟然没有调侃我更没有折磨我,他的目光也落在窗外,看样子他也应该在想着什么,我真的很难想象这样一个人会有什么要想的东西。



  外面的天慢慢地黑了下来,我很是吃惊这特种部队的营地竟然离本部这么远,就在我琢磨还要走多远的时候,前方灯光一闪把我和连长同时拉回到了现实当中。



  只听连长很是严肃地说道:“把你的证件拿出来,要过检查了!”



  检查什么检查难道到地方了吗,我将证件拿出交到了连长手中,在车靠近那个灯源的时候司机踩下了刹车,这会儿我也才算看清车前的一切,这的确是个哨卡,除了岗亭之外还有木制的栅栏,地上一闪一闪地我仔细看去那应该是由钉子连在一起的路障,不过当我看向四周的时候,才发现这里依旧是荒山野岭根本没有什么部队营地。



  证件检查的很快,路障一移开车子便再次行驶在了路上,我刚想询问,连长便将证件递了回来,然后自顾自地说道:“是不是觉得特种部队比本部查的还严啊,没办法这就是规矩,现在有些事情还不能告诉你,等你混久了自然就清楚了,困了就先睡会儿,还得有一阵子才能到呢!”



  难得的连长会如此和善地说话,弄的我都有些不敢相信,但看其那毫无表情的脸,我反倒不敢去调侃他了。



  不知不觉间我还真的睡着了,这一觉我睡的很踏实,连长也没有恶搞我,直到军车刹车时造成的摆动我这才从睡梦中醒来。



  “到地方了,下车吧!”连长大声地冲着我喊道。



  我一激灵然后拿着背囊便跳下了车,脚下是整洁的水泥路,看的出打扫的很是干净,顺着路朝远处望去,几栋楼静静地矗立在夜幕中,楼上所有的灯光都以熄灭,想来已经是过了熄灯时间,路旁的街灯还亮着,偶尔还能看到巡逻的士兵,不看还好,看了他们只好我才知道正规军和这些特种兵的差距。



  别的不说就是他们那一双双眼睛就格外的明亮,要是不知道的肯定会以为那是低瓦数的小灯泡。



  “今天晚上我带你找地方将就一下,明天你再办理正式入职吧!”连长轻声说道。



  跟在他的后面,突然一个疑问出现在了脑海中,这次我们有再躲闪,而是直接问道:“连长,您也是这里的兵?”



  连长没有回头声音有些坚定地说道:“要不然你认为我能进的来嘛,而且还带着一个人进来,十多年了在这个军营里摸爬滚打!”



  我没有再追问下去,因为眼前这个笔直的身影已经给了我所有的一切答案。



  连长把我带到了一二层小楼前面,他指着那还亮着灯的房间对我说:“那里就是你今天的窝,快去吧,再待一会儿他们也得睡了!”



  说完话他便转身离去了,偌大的空地上只剩下孤零零一个我,看着那依然亮着灯的房间,我开始有些好奇,是什么人有如此特权在熄灯号后竟然还能够亮着灯,这未免也太牛了吧。



  仗着胆子我推开了那个房间的门,可打开的一霎那我便被屋子里发生的事情给震惊到了,这真的是部队吗,为何大半夜竟然还有人在打扑克,而且看样子还是当下最流行的斗地主,刚才离房子远没有听到,现在近在咫尺好家伙这些人的声音就差把房顶给顶破了。



  或许是房间门开了惊扰到了这些家伙,他们抓着扑克牌有些疑惑地看着我,其中一人阴阳怪气地问道:“你是谁啊,怎么到炊事班来了,是没吃饭还是?”



  “我是来这里投宿的,是我们连长让我来的!”我挺直了身子说道。



  “你们连长是谁啊,他让你来你就来啊,还有经过我们同意了吗,他就这么决定?”一有些面貌有些狰狞的汉子开口道。



  “具体我们连长叫什么我还不知道,我只知道他去了新兵连,而且挺愿意捉弄人的。”我如实地回答道。



  “啊,原来是小六子,我们还当是谁呢,既然是他让你过来的,那你就住那张床吧!”那狰狞汉子指了指他身边的一个空铺位说道。



  这一路的折腾早就让我疲惫不堪,虽然在车上眯了一觉但那哪能解乏,此刻看到床就跟看到亲人一样,我连衣服都没脱便躺了上去。



  不过就在我准备蒙头大睡的时候,屋子里的那五个人围了过来,然后很是别有一番风味地问道:“小子,你确定要住在这里,你要是确定的话,那很有可能就一辈子都待在这里了!”



  我一听连忙翻身坐起:“怎么回事,我连长说明天带我去报道啊,怎么又一辈子待在这里了,而且我报的可是义务兵,只有两年的兵役,什么一辈子两辈子的。”



  “傻小子,你觉得凭你新兵的身份可能直接进入到特种部队嘛,明告诉你吧你又被你连长给耍了,只要你进入到这个房间就代表你以后就是我们炊事班的兵了,也就是说你被下放到特种部队的炊事班了!”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