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地狱和天堂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三十四章 地狱和天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三十四章 地狱和天堂

  事实上并没有人因为晚到而被淘汰,之所以那么说是龙连长想激发出我们最后的那一丁点的潜力,虽然没有淘汰但是饿肚子是不可避免的,好在我们六个互相扶持着在食堂临关门的那一刹那钻了进去。



  坐在椅子上我们的双腿依旧颤抖着,手臂因为身体的抖动而根本不能支持我们用餐具将食物送入口中。



  饥饿难耐的我们没办法只好用上了最原始的方法直接上手去抓取米饭和热气腾腾的菜,这个时候没有人在意菜和饭的温度,我们在乎的只是填饱这已经饿了一天的身体。



  没有人会在意自己的吃相是否优雅,也没人会在意自己的脸上是否会沾着东西,总之那些平日里餐桌上的用餐礼仪在这一刻全都被我们抛到了脑后,在这种情况下只有吃饱才是王道,至于其他的根本无关紧要。



  “开门,我们要吃饭!”



  “我们要被饿死了!”



  “你们此刻可以选择离开,在离开这里之前我会送出一顿大餐,到时海陆盛宴应有尽有,但要是不想离开,那很抱歉今天你只能饿着肚子睡觉了。”



  听着食堂外那些迟到没能进来家伙们的惨叫声和教官那不近人情甚至有些冰冷的回答,我们突然有一种身在天堂的感觉,吃着热乎乎的饭菜喝着热乎乎的汤,一切貌似并没有那么遭,不过很快身体上的疲倦便给予了我们最直接的回馈。



  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个开始,确切点说是地狱大门的开启,而我们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如何一点点从地狱走出最终走向天堂。



  既然我们已经进入了地狱,那何时何地我们都有可能面对魔鬼,而他们的化身自然就是我曾经的那些战友那些特种兵战士。



  催泪弹、闪光弹这些在战场上对付敌人的装备现在调转枪口开始对准了我们,而这个时候正是大家休养生息恢复体力的关键时刻。



  人都说睡觉治百病,其实意思就是睡觉能缓解疲劳,一旦有人在睡觉过程中被人吵醒,我敢说有多数人想把那个把自己吵醒的人给掐死。



  但是我们所面对的这个人,大家虽然心里不知已经把他弄死多少遍了,可还是对他如初恋般他让我们做什么我们就做什么。



  在高压水枪的冲击下进行障碍训练,我们要不断地翻上翻下,基本上荧屏上所看到的那些项目我们每一个人都做了不下五六遍之多,别忘了还有我们的高压水枪,这玩意灭火绝对是药到病除而且既快又彻底,但要是用它在人身上瞄来瞄去,那等待我们的可就不是灭火那么救人救财的事儿了。



  高压水枪之下想要站住就已经是很困难的事儿了,试想下我们还要在它的威力之下做着各种高难度的动作,有几次我在攀爬的时候就差点被它给呲下来,还好我当时抓的够牢。



  有几个哥们就没我这么幸运了,就在他们身体悬空和没有握牢东西的时候,水枪那强大的喷射力几乎瞬间便把他们冲了下来,我亲眼看见一哥们被冲倒后一时半会儿没有起来,最后还是由医生用担架把他抬下去的。



  别以为光是高压水枪这一项,定点爆破也是我们要面对的一项,别以为我说的定点爆破是针对我们的,实际上我们根本不知道炸点在哪里,我们只被要求一直往前跑然后规避各种障碍同时做着不下数十种的战术动作。



  而通常在我们没有任何准备或者精神溜号的时候,炸点便在我们身旁身前或者身后响起,刺眼的火光以及震耳欲聋的爆炸声还有那细微的冲击波让我们几乎在一瞬间精神起来。



  队伍中有人忍受不了便以变态之名骂向龙连长和那些教官,不过这似乎更加激起了他们狂虐我们的想法,他们大笑着挖苦我们,言语中虽然没有一点脏字但听在耳中却让我们这些男人格外的脸红和愤怒。



  从一个人开始骂到整个选拔队伍一起骂,而教官们则给我们用的手段也逐渐的多了起来,也不知是他们在有意报复还是怎样,总之他们折磨人的手段还真有点层出不穷花样翻新的劲儿。



  骂着骂着我们便很自觉地闭上了嘴巴,并非我们屈服于他们的淫威,而是我们的体力已经不支持我们继续那么高分贝的叫嚣下去了。



  从半夜被他们折腾起来一直到天亮,只有早饭那一会儿功夫我们才得以休息,不过早饭过后迎接我们的是更加残酷的选拔。



  还是负重越野,却让教官们想出了花花,所有背囊里的东西全部拿掉,在背囊里只需我们装细腻的沙子,没错就是沙子,我不知道那是河沙还是海边沙滩上的那种,我只知道将它们装满我的背包后,我的背包重量直线上升,



  这次跑的很简单,用不着我们翻山越岭的,只需要我们在公路上跑往返,至于终点嘛那就是一直跑到这些教官们满意为止。



  虽然这沙包重量大,但背着它跑起来对于我们这些家伙来说并非是什么难事,不过很快我们便发现事情远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



  跑着跑着我们就觉得身后的背包变得越来越沉,这沿途之上也没人给我们加码,可为何背包会越来越沉,难道是沙子自己增重了。



  等下,沙子这些教官为什么用沙子,因为沙子一旦遇到水之后其密度就会变小,重量自然加重,至于水的来源嘛,自然是我们长时间跑步而蒸发出去的水分。



  强忍着如同山峰压在背上的感觉,我挺了过来,而这期间又有几人选择了放弃,这满打满算第二天才刚刚开始,这淘汰的人已经有总数一半之多了,真不知道最后剩下的到底是什么样的怪物,至于会不会是自己我实在是没有太大的把握。



  沙子越野跑之后,等待着我们的是仰卧起坐俯卧撑各一千个,在做着最基本的两项健身动作的时候,我浑身上下的骨骼都在咯吱作响,偷眼看向其他人,貌似大家的状况都不怎么样,有些直接以一种机械的形态在继续着。



  第二天晚餐的伙食还算不错,虽然还是用手,但我们却吃的很是悠闲,本以为晚饭如此人道主义的教官们会在午夜的时候搞突然袭击,所以大家都没有真正的睡着。



  可大家等到午夜两点多钟他们依旧没有出现,看来我们又一次的被教官们给套路了。



  “小龙,记住了,这就是特种思维,要想战胜对手就得提前能够预知他在想着什么,像现在小六他们早就想到大家会等着他们突然袭击,所以他们故意不来,这样我们便赔了夫人又折兵,不但没休息到反而让自己更加的疲倦。”班长突然对睡在上铺的我说道。



  “班长,你怎么不早说,早说我不就眯觉了,至于像熬鹰似地在这干瞪眼嘛!”我有些不满地说道。



  “用不着了,因为他们很快便会出击了,到了这个时间他们还没有动作,我们也就放松了警惕,可就在我们刚刚进入浅睡眠的时候,他们会立马出现,然后让我们整夜彻底睡不成。”李虎叹了口气说道。



  “那你们几个都睡了没?”我轻声问道。



  “当然了,睡的可香了,一下子睡这么长时间,之前的疲劳一扫而光,我觉得明天自己能背两袋‘沙包’。”白宇有些幸灾乐祸地说道。



  “我去,你们睡觉为什么不告诉我一声,害得我白白浪费了这么好休息的机会,明天晚上你们几个提前告诉我啊。”我有些抓狂地对他们说道。



  “这东西别人告诉的你掌握的不扎实,这门本事得靠自己学习,其他人帮不了任何忙。”白宇俨然大师的做派。



  “甭听他胡说,其实这没有什么可学习的,这么做的目的其实就是在训练或者说考核我们的警惕性。”班长笑着说道。



  “这怎么考,难道就靠熬吗,那这未免也太扯了点儿吧。”我撇了撇嘴说道。



  “试问下你自己单独做任务,在野外你没有任何同伴的情况下你要生活几天几夜,那么这几天几夜你都不要睡觉休息的吗?”班长轻声问道。



  “找个树杈就睡呗,野外嘛,那能有什么办法!”我很随意地说道。



  “野外,那要是让你深入敌后,且你所在的位置就是敌占区,你还能如此随便的睡下吗,我想应该不能了吧,你应该会时刻保持警惕以防敌人出现,可这种警惕你能维持多久,你的身体能扛得住吗?”班长一连串地反问道。



  这回我算是彻底无语了,的确为了不成为俘虏就得打起十二万分的精神来,可人毕竟不是机器,它得需要休息。



  “在这种时候要嘛你有惊人的洞察力感知力,能够听到或者嗅到甚至感应到敌人的到来,这样你大可肆无忌惮地睡,但对于这种本事我们多数人都不曾拥有,哪怕是经过长时间训练的人也不一定完全防止这一切的发生,所以这个时候我们就得自己想办法让他们主动来提醒我们。”班长笑着说道。



  “你说的是诡雷?”我有些好奇地问道。



  “并不完全是,我们要做的只是一些简单的陷阱,目的就是让我们及时地发现他们的偷袭。”我听得出班长的语气中透着一股骄傲。



  “班长,假如我没想错的话,这点子应该是你出的把,龙连长只是照搬照抄到了训练之中,进而成为了全军训练的科目之一。”脑袋灵光一闪瞬间便想到了这个中的联系。



  “没错,既然咱班长能想得出这个点子自然也就能破得了,在刚才回来的时候班长我们几个做了几个小玩意然后把它们放在了小六子他们的毕竟之处上,之前一直没想我们自然安心睡觉,就在刚才其中一个响了一下,所以我们这才醒来。”白宇轻声解释道。



  我们的交谈虽然声音不大但还是让其他人听到了,他们小声建议道:“既然你们几个这么厉害,那以后要是有什么不懂的就全都问各位了。”



  按照班长他们的本意并不想帮助他们什么,去特种部队并不是什么好差事,它可以说是高危职业中的佼佼者,在部队里与实际战斗接触最多的就是这些特种兵,所以特种兵每年的阵亡人数算是所有部队里最高的,而想要在这个队伍里活下去,那你就得掌握一套属于自己的攻略,这跟学习很像只有把知识变成自己的才算是真正的学会,在战场上谁也不可能一直在你身边提醒你一会有子弹一会有炮弹的,这种东西最根本的就是靠自己。



  所以班长他们既没有答应也没有拒绝,作为他们训练出来的兵,我明白他们几个在想什么,这并非是他们藏私,而是他们更希望这些人有朝一日在战场上的时候能够自己搞定一切而不是旁边还要寻求别人。



  正如班长他们所说,教官们真的来了,还是那些东西,不过他们似乎并没有打算让我们集合的意思,因为等了许久我也没有听到集合哨的声音。



  随着光芒散去,烟雾渐渐消散,一切又重新恢复了平静,就在这时我听到了白宇那均匀的喘气声,这家伙怎么又睡了,难道他不怕连长杀一个回马枪吗。



  慢慢地之前班长他们几人的谈话浮现在了我的脑海中,自己为何为难自己,都已经困成狗样了,难道还要继续坚持吗,我的答案是肯定的,闭眼睡觉,虽然决定睡下,但我的耳朵却依旧接收着来自四面八方的信号。



  不知不觉我已经沉沉睡去,直到那熟悉且让我们感到讨厌的哨音响起,我们才从各自的被窝里爬出。



  让我有些意外的是外面已经是日照三竿,难道今天是连长他们良心发现,又或者是他们自己也累了,昨夜睡过了头进而忘记招呼我们,虽然我的想法很美好,但实际上我们将会更大的挑战。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