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阿彪的请求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六十章 阿彪的请求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十章 阿彪的请求

  眼看着一场腥风血雨就要爆发,还好阿彪这个家伙还算识相,他连忙弓着腰满面赔笑地对小红说道:“小姑奶奶,高抬贵手,怎么说我现在也算是你们龙哥的朋友,你不给我面子总不能不给他的面子吧!”



  小红扬了扬手还好最后放了下来,不过这位小姑奶奶可并没有打算就这样放阿彪过来,她指着之前被阿彪手下砸坏的一面桌子厉声道:“阿彪哥,你觉不觉得这桌子有些眼熟啊?”



  能够在这座不大的小城里混的风生水起,黑白通吃,这点眼力怎么可能没有,阿彪连犹豫都没犹豫直接从怀里掏出支票本洋洋洒洒地签了张支票,然后双手恭恭敬敬地递到了小红面前。



  依小红所想这家伙赔个千八百块钱也就差不多了,可真当她的眼睛落在支票上的时候,她直接僵在了那里,小寿见她异样便凑了上去,原来小红并不是被吓住了,她只是在那里查着零。



  小寿虽然娘了点,但毕竟根儿还是爷们,他接过阿彪手上的支票,然后冲着玉姐喊道:“老板娘,龙哥这回可以上点好食材了,以后啊谁要再来点龙虾鲍鱼什么的,我们也可以说有了。”



  虽然没看见但我也能猜到那张支票上的金额肯定不少,当玉姐看到支票后并没有因为上面那么多位数而显得有些失态,相反的她则皱起了眉头。



  玉姐扬了扬手中的支票然后对阿彪说道:“彪哥,您这是什么意思,当时的损失我估算过,大概也就一千多块钱,您这一下子给了这么多个一千块,让我心里有些不安啊。”



  阿彪笑着摆了摆手:“老板娘放心,这钱算是给你们的补偿,除了物质上的还有精神上的,之前是我做的不对,这点钱是里应该给各位的。”



  看玉姐的样子还是不想收,没办法我只好开口道:“收下吧,那也算是阿彪的一点心意,大不了以后他来这儿吃饭,你象征性的收点钱就行了。”



  我这个二股东都发话了,玉姐也不好再拒绝,最后冷冷地回了句谢谢便将支票揣进了兜里。



  我让小寿招呼阿彪,开始我以为这家伙来就是为了赔偿来的,可慢慢的我觉得他有别的事,因为他只点了几样小菜,却在这一直坐着,这眼看着他在那坐了能有三个多小时了,无奈在炒完最后一份菜后,我来到了他的桌前。



  弄了瓶啤酒,随手抓了一把花生这才问道:“看来还真是让玉姐给猜对了,你这典型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说说吧什么事儿!”



  阿彪陪着笑道:“龙哥,我这真没事儿,我听说你这重新开业,便想来捧捧场,其他的真没有什么!”



  “确定没有什么,确定的话,那我们可准备打烊了,你是换地儿接着喝还是回家守着老婆孩儿一切全看你自己。”我说着作势便往起站。



  看着阿彪眼睛中的闪烁,我百分百断定他此行来是有目的的,于是我又加了把料:“要不我让玉姐把支票给你吧,这无功不受禄真让人有点寝食难安啊。”



  见我动真格的,阿彪顿时像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瘪了下去,他看了看旁边,见没有什么人留意便把我拽到了一旁。



  “当着明人不说假话,兄弟我真遇到难事儿了!”阿彪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然后有些质疑地问道:“还有你搞不定的事儿,黑白两道你有那么多认识的,怎么可能让你为难的地方。”



  阿彪老脸一红,显然认为我是在挖苦他,不过他还是厚着脸皮对我说道:“自打上次那事儿之后我就已经洗心革面了,现在兄弟我做的全都是正经买卖,违反乱纪的事儿一概不做,我这不也是为了给孩子积点阴德嘛!”



  “呦,觉悟有所提高嘛,看在你改过自新的份上,说吧什么麻烦。”我掰开一个花生很是潇洒地将花生仁扔进了口中。



  阿彪把声音压到了极低,然后说道:“我这以前与人结过梁子,之前因为我的势力还算大,故而没人敢找茬,但金盆洗手后那些不愿意干正经买卖的小弟都被我遣散了,现在剩下的根本没有战斗力。”



  我眉毛一挑轻声问道:“这是有人来寻仇喽,那怎么没报警?”



  阿彪苦笑道:“报了,可人警察说了,得抓现行,无缘无故出警那属于浪费纳税人的钱,他们会被开除的。”



  我撇了撇嘴心道,这人家步入正轨了你就不管了,想当初人家混黑道给你们塞好处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



  “他们怎么说的?”我开口问道。



  阿彪知道我指的是什么,于是直接开口说道:“他们让我把手上一半资产交出去,然后还要占股我现在的公司,那也就意味着最后我只能剩下现在四分之一的资产,甚至更少。”



  “要是不交呢?”我饶有兴致地问道。



  “还能怎样,跟当初的你似的杀我家去呗。”阿彪有些沮丧地说道,我甚至能感觉到他的一点悔意。



  “怎么后悔当初遣散兄弟了呗,要是有他们在,你也不至于担惊受怕?”我笑着问道。



  阿彪显然没有料想到我能猜中他的心思,他有些慌乱地摇着头连连说着没有。



  “我当时只是吓唬吓唬你,根本没想拿你怎么样,谁知道你那么不禁吓一下子就老实了,至于遣散兄弟告别黑道,现在还没到你受益的时候,等到了你就会庆幸自己的选择了。”我笑着对阿彪说道。



  “龙哥你说的对,但眼前这事儿?”阿彪有些为难地说道。



  “你跟他们约个时间,到时候我跟你去,我倒要看看在咱家这地面上还有什么龙啊虎啊的在蹦哒。”我这算是答应了阿彪的请求,当然更多的是看在他给玉姐的钱和他真能洗心革面这一条上。



  得到了肯定的答复,阿彪兴奋地跟个年轻人似的,我真怀疑此刻周围没人他是不是会跳起来欢呼一下。



  关门后我们所有人都没有离开,而是聚到了玉姐身旁,她笑盈盈地从钱包里拿出了今天的流水,然后大伙七手八脚地开始数钱,到了最后一汇总,还真着实把我们几个给吓了一跳。



  扣除了那近三天的菜钱,我们今天的毛利竟然远高于之前日平均收入三倍还要多,也就是说光这一天我们就几乎快平了我请假那几天所留下的坑了。



  玉姐将钱甩的咔咔直响,很是满足地说道:“兄弟姐妹们,我已经看到了你们的干劲儿,大家加油干,照这样下去咱们的店迟早会扩大经营,到时在这座小城里你们也将会拥有自己的房产甚至交通工具。”



  看着小红他们几个那有些兴奋的神情,我知道他们都已经在幻想自己未来的家样子了。



  作为大排档的二号,我直接承担起了把营业额存入银行的工作,没办法谁让我这个看门打更的更夫现在要回自己家住了呢。



  打开家门我赫然发现父母房间的灯是亮着的,不过当我准备推开门看是怎么回事儿的时候,二老却又把灯光给熄灭了。



  我暗暗长叹了一口气,看来这老两口对我还是不怎么放心啊,慢慢来吧不能操之过急。



  这边刚刚洗漱完毕准备蒙头大睡,我那新配的电话便响了起来,拿过来一看是一陌生号码,好在归属地在本市,于是我便接了起来。



  “龙哥,是我阿彪,那帮人我约好了,明天下午在南城那片废弃的厂房里,他们还让我拿着房契和企业转让书一起去。”之前在这家伙临走的时候我把新电话的号码告诉给了他,谁曾想这家伙办事效率还挺快。



  我随口应付了几句便以养精蓄锐为由挂断了电话,躺在床上我开始设想着明天的一切,以暴制暴这样肯定不是最佳的解决办法,没准儿还会激化矛盾,得想一个两全其美的办法既能帮着阿彪解决难题还不会让那些家伙记仇,可思来想去我还真没有什么特别的主意,没办法最后只好用睡眠来解决,希望在梦里能够冒出什么灵感出来。



  由于店里的菜足够用,我也就没有去批发市场买,这一觉就让睡到了将近晌午,起了床在屋子里转了一圈儿才发现父母都不在家,餐桌上压着纸条还有一盘菜,纸条上写的很明白,他们去开工资了。



  简单地糊弄了一下自己的胃,我从家里走了出去,那灼热的阳光照在身上让我觉得很是不舒服,加之还没有想出点子,这心里多少有些烦躁。



  电话铃响了,来电的是阿彪,这家伙可以说是心急如焚,见我这个点还没露面以为我放他鸽子。



  问清了他的所在我抬手打了辆出租便朝着相约的地方而去了,那里是市里新开发的一个人民广场,位置就在南城,南城由于是老城区所以这个广场也算是居民休闲娱乐的一个点儿。



  大中午天太热阳光又足,所以广场上闲逛的人还真不算多,但在广场的西北角的地方却围着一圈儿人,不用说了那应该就是阿彪他们的所在。



  看他这架势摆明了是来打仗的,我这眉头便是一皱,等走到跟前,那每个人手里的家伙更加证明了我之前的猜测。



  见我来了阿彪赶忙分开人群走了过来:“龙哥,您怎么才来啊,这距离约好的时间没剩几分钟了。”



  我没有理他那近乎埋怨的说辞,而是指了指围着的这些人向他问道:“他们是怎么回事儿,你不是金盆洗手了吗,怎么又弄来这么一群人来?”



  阿彪面色一红连忙解释道:“这些都是我花钱雇的,这去见那些家伙也总不能就咱们俩把,那人家还不得把咱给吃了啊,所以我合计着多找点人也算是撑撑场面,一旦打起来咱也好跑啊!”



  “跑,为什么要跑,既然你对我这么没信心为何当初还要找我呢?”我笑着问他。



  阿彪一下子傻了,他不知该如何回到我的问话了,一下子弄来这么多人确实有点轻视龙哥的意思,但自己也是出于好心。



  看着他那纠结的样子,我连忙摆了摆手道:“行了,钱花都花了,就让他们跟着吧,不过把家伙都给我扔了,看看你们都像什么样子,一个个穿的流里流气的,简直就像那些不入流的小混混。”



  道上毕竟没有我的名号,像这些小家伙通常都已自己跟谁为吹嘘的资本,像我这样连名都没有的家伙,他们根本看不上眼,所以有几个家伙也不管我和阿彪是什么关系,走出来痞气十足地对我说道:“你谁啊,你凭什么管我们,我们父母都没说什么的,你在这充什么大瓣蒜!”



  “不入流就是不入流,知道为什么你们只能是混混而无法成为世界上那些知名的黑帮组织嘛,因为你们就是一盘散沙,试问下一个组织连统一的着装和理念都没有,那它不是散沙是什么,别拿你们的老大出来吹嘘,在我眼里他们和你们这些家伙一样都是渣渣,打过几场架,砍过几回人,见过几回血就算是黑社会了,差远了!”我从心里瞧不起这些自以为是的家伙。



  “装什么装,说我们不入流,可你呢连我们都不如,这身行头知道多少钱吗,说出来吓死你,知道它谁给买的吗,我们楠哥,知道洪兴吗,看过古惑仔嘛?”那个染了满头黄毛的小混混信誓旦旦地说道。



  一时间我真的觉得他们是电影电视剧小说看多了,现在都什么社会了还帮派,最最重要的还是在这片领土之上,还洪兴、怎么不说你们是天地会是青帮呢,可这些组织现在都在哪,在国家机器面前它们都是纸老虎,我现在是越来越佩服这些年轻人的异想天开了。



  似乎是察觉了我的不快,作为雇主阿彪连忙把这些混混赶到了另外一边,他拧开一瓶水递到了我的面前,赔着不是道:“龙哥,这些都是孩子不懂事儿,你可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