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 逗楚子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六十一章 逗楚子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十一章 逗楚子

  “你也知道他们都是孩子,让他们和一个社团去火拼,你这是帮他们还是害他们,这一点相信不用我说你也应该知道吧!”我双目直视着阿彪。



  阿彪很是为难地说道:“没办法,实在是没人了,许多老人都不愿意出来,还有一些惜命的,不得已我才找了这么群小年轻来凑数。”



  摆了摆手算是对阿彪的敷衍,而他则长出了一口气,仿佛我的一句肯定对他很是重要似的。



  我们两个陷入了短暂的沉默,而那些小混混们三一群俩一伙地闲的那么的游手好闲,最后我实在有些看不过去了便对着阿彪说道:“早点去,看着这群没见过世面的家伙我就烦,没有能耐还天天拽的跟二五八万似的。”



  阿彪等的就是我这句,他连忙招呼着那些散兵游勇跟在我们两个的身后朝着预定的地点赶去。



  约定的地点是一国有厂的车间厂房,这家厂子因为没有私有化慢慢的在不断革新的商海中被淘汰了,丢弃了好大一片厂区和废旧的厂房,由于地处偏僻,所以政府也没打算将这里的地皮售出,最终也就闲置了下来。



  不过最近几年却成为了许多影楼和一些热爱真人野外枪战俱乐部的热衷,在很多当地比较有名的影楼里,都会摆着有着浓郁工厂气息的结婚照,还有偶尔在广播或者电视上流动播报的野外枪战的比赛。



  当然更多时间这里还是荒废的状态,之所以选择在这里看的就是这一点,毕竟真要打起来在人多的地方也不太好办。



  我们到的时候厂房里空无一人,虽说是白天吧,但多少还有点阴森的感觉,也不知道是脑洞大开怎么的,我竟然想到了一个不错的赚钱的点子,把这整片区域开发成一个主题公园,而这些厂房嘛则做成主题恐怖屋,有些国家不是拿废旧的医院改的嘛,那我们就走工厂风,没准儿还能赚大钱。



  就在我做着春秋大梦的时候,厂房外传来了一阵刺耳的刹车声,听那意思好像还不止一辆,再然后便是有些嘈杂的脚步声,以我多年的经验我猜测来的少说能有二十人。



  也许是听到了对手的到来,那些散漫的小混混也变得正视了起来,每个人都下意识准备握紧手里的家伙,可这才想起在来之前我已经让他们把那些不怎么入流的打架装备给扔了的桥段。



  于是乎这些家伙几乎集体向我行了一个并不是怎么友好的注目礼,不过对此我根本没有在意,一群小屁孩儿的愤奋应该很快就会被对方的气势所压倒,到时都不用我吩咐他们便会乖乖地躲到我和阿彪的身后。



  终于我们的对头算是出现了,好家伙我真替他们觉得热,外面三十几度的天这些大哥们浑身上下一身黑,这也就是体积小了点儿,这要是身材宽点儿简直就是一移动的太阳能聚热板,估摸放上两根电线都能擦出电火花来。



  除了黑衣黑裤之外,那每人一个的雷朋眼镜很是扎眼,简单点说这几十号人马完全的统一制式,除了身形不同以外连发型都差不多。



  虽说这队形不怎么齐整,但也还算是走出了点气势,由远而近这么一整还真有点唬人。



  我已经听到那些小混混向后撤步的声音,而阿彪虽然这么多年大风大浪没少经历,但人去楼空的他多少心里还是有些没底,毕竟人家对面人员齐整再看看自己这边除了眼前这个不知底有多厚的小大哥之外完全就是一群烂泥扶不上墙的家伙。



  黑衣人雁翅排开,从中间走出一矮胖子来,与其说是矮真不如说是矬,那个头也就比地缸强不了多少,但那粗度绝对够一说的,这家伙也不知道从哪定做的媳妇,穿在他身上简直就像冬天家里积酸菜的缸上面盖了一床黑色的布,要多不协调有多不协调。



  我压低了声音问向阿彪:“这就是与你结梁子的对家儿?”



  阿彪点了点头肯定了我的问话,我接着说道:“怎么看上去像逗楚子成精了呢,你看他那太阳镜都快把整张脸给糊上了。”



  “龙哥,这都什么时候了您能不开这玩笑了吗?”听了我的话阿彪想笑但碍于场合又不能笑,所以这一来一去的整张脸都快揪到一块儿了。



  “呦,彪哥来的很早嘛,这可有失你江湖大哥的身份啊?”逗楚子拽着八字步扯着公鸭嗓很是嚣张地说道。



  阿彪看了我一眼,我努了努嘴,他这才上前搭话:“少跟我来这些有的没的,你带这么多人来想干什么,难道不如你愿你还不准备让我们离开喽!”



  “怎么可能,谁敢在你彪哥面前放肆,不过彪哥你这带小弟也得好好挑挑选选吧,怎么带了群娃娃啊,这日后真要是传出去人家都以为我阿豆欺负孩子呢!”逗楚子异常嚣张地说道。



  他的话招来了那群黑衣人的捧场,偌大的厂房里回荡着的全是他们的奸笑之声。



  “阿彪,你这是从哪招来这么一只乱吠的哈巴狗啊,看这品种底盘应该比柯基还要低吧。”我懒洋洋地从后面走到阿彪跟前,伸手在他肩膀上拍了拍,算是稳住了他那略有些颤抖的身体。



  逗楚子以为我只是阿彪的跟班小弟,可谁知道我竟然比阿彪的地位还要高,这倒是出乎了他的意料。



  他用手指着我然后问向阿彪:“哥哥,这位是,怎么在咱这儿道上我从来没有见过呢?”



  阿彪很是客气地向后退了半步然后介绍道:“这是我之前的老大,今儿帮我平事儿来了,我现在洗心革面了,不想再在手上沾血了。”



  逗楚子将我上下打量了个遍,同时在脑袋里不断地搜索着有关于我的资料,可几乎翻个底儿掉他也没找出我这么一号人物来,最后干脆他也不想了,反正今天不管谁来这阿彪都得交资产出来。



  “我不管你是哪路的神仙,我劝你今天别碍事,这是我和阿彪之间的恩怨,外人插手就是不给我阿豆面子,也就是和我阿豆为敌,那到时可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逗楚子此言一出,那几十名黑衣大手纷纷从腰间抽出了狗腿刀,森冷的刀锋让工厂里墙面闪烁了好几次亮光。



  好几十把刀这么一亮,我身后那些小混混算是彻底崩溃了,本来没了家伙就没有了安全感的他们,现在直接来了个不战而退,要不是有阿彪事先给的一部分钱钉着,估摸现在早就全都跑没影了。



  即便这样剩下的几个人还在不断地往厂房的另外一个小门处移动,他们的这个举动算是让阿彪的心凉了半截,本以为找来这些家伙还能撑撑场面,现在一看气势不但没升上去反倒是被他们拽下去不少。



  说实在的现在阿彪心里也有点打怵,毕竟他和我什么东西都没带,现在人又都跑了,就剩我们俩,就算是我再厉害可好铁能碾几颗钉,最后厮杀完毕输的还是我们,到那时剩下的可就不一定是四分之一的资产了。



  看着阿彪那渐渐抬起的手,我低声问道:“你确定妥协了,确定把自己辛辛苦苦打造的一切拱手相让了?”



  我的话让阿彪有了明显的挣扎,他攥着牛皮纸袋的手也不自觉地握紧,我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他的表现我很满意,起码这家伙还没有丢失一个男人的血性。



  阿彪侧着头看着我,我在他的眼睛里读出了疑惑还带着一丝无助,我的手停在他的肩头,然后五指收拢握了握,那应该是我现在能给他最大的鼓励。



  那只紧握着牛皮纸袋的手在我的侧目下算是放松了下来,逗楚子将我们俩之间的动作看的一清二楚,这家伙虽然个长得不高,但心眼可不老少,更为难得的是在揣摩人心里这方面他有着自己的小道道。



  当他看见阿彪紧握牛皮袋的时候,他差点没乐出声来,心想自己没动一兵一卒便白得那好几百万资产,这简直就是天上掉了张里外都是馅的馅饼。



  可当见我用自己方式让阿彪停止了动作后,这家伙差点没蹦上来咬我几口,见阿彪彻底平静后,逗楚子冷笑着说道:“看来彪哥这是要钱不要命啊。”



  不等阿彪答话,我直接回道:“我们要钱是因为有命花,可别人要是想拿不义之财那就不知道有没有命花了。”



  我的态度再明显不过了,我相信这逗楚子接下来就得让人出手了,可出乎我意料的是,这小个子精的很,他不像大多数黑帮老大那般头脑简单四肢发达,做事全靠意气。



  他向前挪了一步,压低了声音用只有我们三个能听到的声音说道:“这位兄弟,我不知道阿彪许给了你什么好处,但应该没有他手上那袋里的资产多吧,我这人天生爱交朋友,特别是江湖豪杰,这样你要是今天退出,待阿彪把资产转给我之后,我分你一成,想想这家伙的身价,那一成可是不少钱啊。”



  习惯性的挑了挑眉,然后装作很是爱钱的样子:“的确你给的条件很诱人,比阿彪开出的价码高了许多,但忘了跟你说一件事儿,我这个人吧天生胃口好,吃什么都愿意往撑了来,所以嘛你这一成的利貌似还不足以让我吃饱!”



  逗楚子眼睛一瞪,不过思量再三又忍了下去,他冲我竖起三根手指,然后说道:“这是我最大的限度,三分利,这是你能得到的最多。”



  我笑着看了看他,然后以一种气死人不偿命的语气对他说道:“三分利就想让我离开,你对付要饭的乞丐吗,告诉你要给你就把你得到的全给我,这样我才勉强来个八分饱!”



  这会儿逗楚子才算弄明白原来我一直在涮他,他用手指着我的鼻子恶狠狠地说道:“行,敬酒不吃吃罚酒,给你们两个活路你们不走,偏偏往阎王殿里面钻,今儿我就让你们知道知道我豆爷的厉害!”



  以一敌众这显然不是一件明智之举,作为在炊事班待过的人来说,我又怎会不知道这个道理,既然逗楚子就在我眼前,那我何不用他来脱困呢,想到这儿我嬉笑着猛地一探手便抓向了逗楚子的衣领。



  这小子不愧是常年在道上走的老油条,见我肩膀一晃便知道事情不妙,我这手刚伸到一半儿,这家伙直接一计就地十八滚便滚回了自己的队伍,同样这家伙的心也挺毒辣的,在自己还没有完全站起的时候便怒声让自己的手下动手。



  一时间几十号人几十把刀把我和阿彪团团围在了中间,看着那闪烁的刀锋我觉得不会怀疑它们的锋利程度,这要是几十把刀同时落在身上,那跟古时候的凌迟也没什么区别了。



  见事情已经闹掰,阿彪索性将牛皮袋别在了腰间,与此同时他也从腰间抽出了一把刀,那是一把让我有些意外的刀,因为这种刀在日常生活中出现的概率太小了,史密斯威森熊爪,一种体型小巧但杀伤力却极大的匕首刀,通常这种刀只会出现在特种兵或者外籍雇佣兵的身上,因为想要玩好它实在是有些难度,更别说用它来当武器了。



  现在这时可容不得我问他怎么会有这种刀,因为已经有两个逗楚子的手下挥舞着狗腿弯刀冲了上来。



  我和阿彪处于背对背的姿势,这样每人一百八十度的视角,足够照顾到彼此,现在冲上来两个人,我们很是默契地迎了上去。



  狗腿弯刀将刀的砍字决发挥的淋漓尽致的一款刀,正因其大开大合的攻击方式很受部队以及黑帮的喜欢,而且用它有时不需要技巧,而且要比砍刀短小便于携带,这就更加成为了黑帮火拼时的钟爱之物。



  翻眼看着落下的刀锋,我便断定来人没有受过任何的训练,混黑道凭的就是勇猛二字,这对于普通的械斗来说看似够用,但对于真正的生死战特别是与高手过招,那他这样的其实与送死无异。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