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阿彪的出身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六十二章 阿彪的出身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六十二章 阿彪的出身

  狗腿刀落下,我只是稍微挪动了下脚步,刀锋擦着我的鼻尖便划了下去,我甚至能感觉到刀刃切断我鼻头上那一根根细小汗毛。



  小喽啰以为砍中了我,嘴角流露出了一丝兴奋的神情,暗想这彪老大的老大也不过如此,还不是被我一刀砍翻在地。



  可就在他洋洋得意的时候,我的刚刚挪开的腿扬了起来,朝着他的小腹便是一剂猛踹,我不想伤人性命,所以这脚底下留着分寸,虽然死不了人,但暂时他是没有活动的能力了。



  随着我这边战斗的结束,我连忙扭头望向阿彪,这会儿正赶上俩人交锋到了一块儿,喽啰的狗腿刀斜着砍向阿彪的肩颈,而阿彪不退返进迎着对方的刀便冲了上去,只不过在对方刀落下的同时,阿彪那反握着匕首的手突然迎了上去,咯吱一声响后,刀和匕首架在了一起,喽啰愣了一下,但阿彪则沿着刀刃划了下去,金属间摩擦的声音很是刺耳,不过很快两者便分离了开来,只不过这一回阿彪的刀则卡在了喽啰的脖子上。



  “别要他性命,给点教训就可以了!”见情况不明我连忙提醒道。



  阿彪反应很快,在那喽啰脖子刚刚出现血痕的时候,便撤回了刀,不过他跟我一样不想留一个潜在的麻烦在旁边,所以也让喽啰丧失了战斗能力。



  回想着刚才阿彪那一套动作,完全称得上完美,甚至不比我们团的那些特种兵差,现在我倒还真有点看不透这个家伙了。



  逗楚子见连折两人,便开始丧心病狂了起来,他冲着其余几十人喊道:“上,给他们俩给我剁成肉馅!”



  对于他的这个命令,我觉得很是可笑,就算这些喽啰心狠手黑,可要是真让他们彻底料理两个人,我觉得他们还没到那种疯狂的程度,现在可不是动乱年代,死几个人没啥时间久了也就没人记得了,但现在可是和谐社会,别说死人了就算是伤了人都会把你翻出来。



  虽然这些喽啰还是冲了上来,但显然他们的内心还是有些抵触的,如此一来我和阿彪算是带了块儿免死金牌,本来的劣势倒也没有太惨。



  战斗力平平的喽啰但架不住人多,这我和阿彪再厉害也有照顾不到的地方,虽然不敢直接要了我们的性命,但在我们上来几刀这种事儿他们还是能干的出来的。



  很快两个原本衣着还很整洁的人一下子变得衣衫褴褛,而且浑身上下还满是伤痕,逗楚子在远处叼着烟恶狠狠地说道:“看见没有,这就是得罪我豆爷的下场,刚才要是把那转让合同给了我,你们是不是就不用这么遭罪了。”



  他的话音还没落下,一柄狗腿刀翻转着朝他飞了过去,与其说他是躲闪不及还不如说他被吓傻在了那里,刀身紧挨着他的脸颊,那冰凉的感觉和此刻他裤子立裆部位的温度很是相似,那被斩落在地的半截烟和几根碎发还有几滴鲜血证明着狗腿刀圆满地完成了我交给它的任务。



  “杀,给我杀了他们,快!”被惊吓够呛的逗楚子此刻声音都有些变调,他尽量夹着双腿生怕自己的糗事暴露,要不是还得指着眼前这些家伙他恨不得连同这些喽啰一起灭口。



  在再次掀翻七八个人之后,我和阿彪重新背靠背贴在了一起,后背间的那种黏湿感让我分不清背后挨了多少刀流了多少汗。



  汗液里的盐分滞留在伤口上,那灼痛的感觉让我整个身体都在颤栗,这种感觉太久违了,一种莫名的力量在支撑着我,不但没让我倒下相反却让我热血沸腾。



  感受着同自己有着相同颤栗的阿彪,一时间我竟找回了在战场上被敌人包围时兄弟战友间那种彼此依靠的感觉。



  “阿彪,还可有一战之力!”我一边喘着粗气一边问道。



  阿彪回答的很简单,只有一个字,却彻底将我心底的那团火给点燃了。



  “战!”多像那发动进攻时的冲锋号,我终于从地上拾起了狗腿刀,这算是我今天真正意义上使用管制刀具,而此刻阿彪的另外一只手上出现了另外一柄熊爪。



  “战!”随着我的这声怒吼,我和阿彪再次冲了出去,或许是被我和阿彪的生猛给震慑住了吧,那些喽啰竟然开始在慢慢后退,透过鲜血沾染的发丝我在他们的眼神中看到了恐惧。



  想想也是,两个浑身衣衫褴褛还一身血,手里还拿着能杀人的利器,这形象跟炼狱里的修罗鬼刹也差不到哪里去,不吓人起码还能唬唬人。



  我们前进那些喽啰们后退,缓过来一些的逗楚子见到这个情况,又一次在后面叫嚣了起来:“都等什么呢,还不上,快点给我冲,是不是等着我上呢啊!”



  真不知道这些人有什么把柄在逗楚子的手上,他这一吆喝还就真有人冲了上来,不过这家伙身子还在半空中的时候便已经失去了意识,因为我和阿彪手中的刀几乎同时落在了那喽啰的身上,虽然我们像极了九幽阎罗,但我们的意识还算清醒知道一旦出了人命这事儿就不好办,所以在落刀的时候我们俩皆是刀柄朝下,然后生生砸在了喽啰身上,除了昏厥之外这家伙也是直接从半空中跌了下来。



  那有些厚重的身体落在地面上发出了不小的声音,而这一声就像记重锤般砸在了所有喽啰的内心。



  我和阿彪对视了一眼,我们知道这场看似悬殊的战斗我们还是胜了,不过就是自己的状况有点惨烈。



  也不知是谁的手机铃声竟然设成了警笛的声音,逗楚子这顿骂啊,而我则在心里觉得有些好笑,一个混社团的竟然给自己的手机铃声设成了警铃。



  “谁的电话,给我关掉,不是跟你们说来之前别带电话的嘛!”逗楚子在后面气急败坏地吼道,那样子恨不得把那个人和他的手机一起吃掉似的。



  不管是躺在地上的还是站在那里围着我们的,他们相互看着却没有一个人站出来,当然害怕自家老大是一部分原因,而更大的原因是这些人真的没有谁带电话。



  这会儿警铃的声音越来越大,而且貌似越来越近,这会儿逗楚子才算是反应过来,他也不管手底下人了,调转头便欲逃跑,这要是真让他跑了,在这偌大的厂房里想要再抓住他还真有点难度,所以我再次把手中的狗腿刀当成了暗器,朝着逗楚子便掷了过去。



  在刀飞出去的瞬间,我绝对怀疑这家伙是不是真是老鼠成精的,怎么能逃的那么快,本来想在他的腿上来个眼,让其无法逃跑,可谁曾想他的速度太快直接将刀给让了过去,不过这人作恶老天爷也会惩罚他,虽然腿让了过去,但这家伙的脚却被狗腿刀结结实实地关在了地上,刀尖穿过鞋和肉呼呼的脚嵌入地面近半厘米深。



  虽说脚是末梢神经,但那也都是肉长的,所以逗楚子没有任何意外的叫出了声音,而且那声调一调高过一调,说达到HIGH C都不为过。



  所有混混一个不漏全都躺在了地上,而我和阿彪此刻也彻底没了力气,背依着背慢慢坐在地上,来的警察很多,我觉得都快有半城的数儿了,还没等冲进来呢外面喇叭便喊了起来,我和阿彪也没力气答话,只好等着他们冲进来。



  等警察们进来后发现这遍地的伤号便是一愣,随即有人反应过来便欲分派人手去追他们认为的逃犯,我和阿彪伸着手臂指了指自己然后有气无力地说道:“警察同志,不用去追了,双方人都在这儿呢!”



  “都在这儿?”有名警察很是惊讶地问道,在他看来这未免也太惨烈点了,双方都打成这样了,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啊!



  缓了缓我挣扎着站了起来,警察以为我要干什么连忙拔枪指向我并且要求我双手抱头,这作为良民怎么都得配合警察叔叔执行工作,在很规矩的照做后,我缓缓说道:“警察同志,这里的确是两伙人都在,我和坐着那位是一伙另外这些人是一伙。”



  两个人把这么多人打趴下,这显然不大现实,所以警察根本就没信,无奈我只好继续说道:“不信你看看他们身上,几乎都没有刀伤,之所以这样是因为我们不想把事情闹大这才只将其制服而没致死或者造成对方重伤,相反的你看看我们俩这身上,左一刀右一刀的,在这您看看他们的穿着摆明社团的嘛,连牌子都一样,这么跟你们说吧,我们是受害者,看着这位没,我们市有名的企业家阿彪,他裤带那别着一个牛皮纸袋,里面是他的一些财产证明,是这些家伙逼迫阿彪说要是不把资产转给他们,他们就伤害阿彪的家人,逼不得已他才找到我,我们俩这才决定跟这些人谈判,可这些都是亡命徒,根本不给我们谈判的机会,这不才打起来的嘛,你们看看那满地的管制刀具都是这伙人的。”



  我的语速很快,所以警察基本上没听出个个数来,无奈我们俩还有这些喽啰只能跟着人家回到了警局。



  虽然逗楚子那伙人一口咬定是我们故意伤害的他们,但事实就是事实,谎言是掩饰不了的,所以我和阿彪很快便被从警局里放了出来。



  不过我们俩还没走多远,便从局子里跑出一名警察来,他伏在阿彪耳边轻言了几句,随着那人说话时间的延长,我发现阿彪的眉头渐渐拧在了一起。



  末了阿彪向那人道了谢这才同我一起离开,相比于刚才那名警察对阿彪所说的话,我更想了解阿彪的真实身份。



  在一个没人的地方我突然厉声喊道:“阿彪,报数!”



  这家伙几乎条件反射般地喊出了一,不过他还是很快便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再队伍里了。



  他笑着看了看我,我则是立正站好冲他敬了个军礼,不出我所料的这家伙同样也还了一个,随即他开口道:“南部战区鲸鲨特种部队列兵李云彪报道!”



  听他自报出了家门我也把自己的身份讲了出来,当听说我是东北虎特种部队的以后,他满眼羡慕地拉起了我的手。



  我一把甩开他的手然后语气冰冷地说道:“你小子藏的挺深嘛,当初我去你家威胁你,为何你不反抗,别跟我说久未训练技术动作都生疏了。”



  李云彪笑着挠了挠头然后有些尴尬地说道:“其实我能够感觉得到自己不是你的对手,我这才没有贸然还手,要是你就一普通人,别说你进我家了,就算是院子你都进不来。”



  “这么自信,难道你就不怕风大扇了自己的舌头?”我笑着问道。



  “龙哥,不是跟你吹,我那几名贴身的保镖可都是我精挑细选的,其中有两位还是你们北部战区一特种部队的退伍老兵,你觉得普通人能轻易潜入到我的房间内?”李云彪颇有些自豪地说道。



  “那你这次出来怎么没把他们几个给带上啊,这样咱俩也就不用这么辛苦了。”我有些埋怨道。



  “大哥,既然知道人家打的是什么主意,我自然要保护自己最重要的东西,起码保证老婆孩子没有事儿吧!”这小子很是理直气壮地回答道。



  他这么一说我倒真的没有反驳之词了,不过他可甭想以此便打发了我,我厉声呵斥道:“李云彪,当兵时宣过的誓都忘了是吧,不是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吗,怎么现在却变成了欺负百姓欺负弱小了?”



  李云彪老脸一红,长叹一声道:“龙哥,我那不是喝酒了吗,为啥被退货的,不也是因为酒后误事吗,我这人酒品虽然谈不上好但也谈不上坏,可最大的缺点就是喝多之后会忘乎所以,加之公司上上下下那么多口子等着吃饭,我只好开始打法律上的一些擦边球,一来二去的也就有了之前那一幕,不过我并未后悔,因为通过这件事儿我李云彪结识了一个可以将后背托付给对方的好兄弟”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