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章 另一种复仇模式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七十章 另一种复仇模式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十章 另一种复仇模式

  显然这制作餐食的工作已经步入了尾声,更多的厨师正在打扫台面,只有少数几名大师傅继续着手头的活计,我瞥了一眼那应该是一份巨大的翻糖蛋糕,他们应该是在做最后的收尾工作。



  翻糖蛋糕的样子是金砖模样,想来这是这蛋糕还是有寓意的,没想到这岛国的大老板们也如此的迷信。



  本意我是准备弄个装冷餐的盘子到前面去把阿彪给带出去,可转了一圈儿之后,我发现除了蛋糕之外其余的东西全都已经被上全了,无奈我只好硬着头皮站在大师傅们旁边等着那奢华的翻糖蛋糕完成。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可这对于我来说无异于另外一种煎熬,鬼知道阿彪会在什么时候动手,这样等下去实在不是办法,看着那已经完成大半的翻糖蛋糕,我咬了咬牙来到一位正在精雕细琢的大师傅身边小声对他说道:“先生,外面已经进行到尾声了,司仪已经催促了许多遍了。”



  厨师是一位完美先生,所以对我的催促他根本无动于衷,无奈只好把目标转向另外几人,还好这些家伙都是些认钱的家伙,一听主办方在催便一起向老大建议。



  最后他们的厨师长终于没能抵挡住手下的狂轰乱炸将那个未完成品交到了我的手上。



  跟我一起的是名新丁,这一路上他没少向我问问题,当然什么没见过我之类的话他也没少问,早已将各种应对之词准备好的我,自然是来者不拒,几番忽悠之下他便相信了我和他是一样的。



  由于是压轴所以这蛋糕自然被直接送到了最前方的舞台上,在将蛋糕运上台的过程中我的眼睛就不断地在下面扫视着,终于在一个角落我发现了阿彪的存在。



  当然这家伙也看到了在台上的我,我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不可思议和惊讶,在推着蛋糕车前进的时候,我的手没有闲着,一连打出几个手语给阿彪,他很抗拒,甚至扭过头尽量不与我对视,但最后他还是选择了妥协。



  和他的女伴告了个假便从座位上起身离开了,而我也已经完成了任务,找个借口支走新丁我便按照约定好的地点找到了李云彪。



  一碰到一起还没等我开口呢,李云彪便像竹筒倒豆子般一连串问了几个问题,当然更多的是问我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对于阿彪我显得就自然许多了,一连几个反击直接把他逼的说不出话来了,见其理亏不吱声我这才语重心长地对他说道:“你的心情大家都理解,可这事儿不能蛮干,记得在国内时给对你说过的话吧,不为别的你得为老婆孩子着想啊。”



  李云彪挣扎了一下,但又放弃了,他晃着头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那神情要多落寞有多落寞。



  “还是那句话,想要复仇不单单的是和人家拼命,那样只能弄的两败俱伤,如此下下之选怎么能是你李云彪能够做出的事情。”



  “龙哥,可我这没想到什么太好的妙计来,没办法我还得来着最简单也最直接的。”李云彪又一次执拗地说道。



  “呵呵,知道这说明了什么吗,这说明你的前期工作做的还不到位,光探听到了有这个酒会,至于其余的事情你又了解多少?”



  “其他还需要什么吗,只要有那个家伙参加就足够了!”李云彪依旧坚持己见不肯认错。



  早就料到这家伙会是这个嘴脸,我笑着说道:“你只知道有酒会,可你是否知道在酒会之后便是这些富豪们一掷千金的时候!”



  “一掷千金,龙哥你什么意思,我记得我那女伴也问了我类似的问题,可我却没能弄懂是什么意思!”



  “在酒会之后是一个针对这些富豪们的慈善拍卖会,说是慈善拍卖,其实更是这些家伙钱多了没处花到这儿来彰显自己财力的时候。”



  知道阿彪会说这事儿跟我们有什么关系,所以根本不等他开口我便直接进入了正题:“在海岛上的时候我出于好奇问了那绑匪头目川崎一郎给了他们多少好处,说实话我很意外你的小命竟然那么值钱,千万的价钱要你们三口人的命,既然他舍得花上千万买三条人命,那我可以肯定这个川崎一郎肯定舍得花大价钱来彰显自己的实力。”



  阿彪嗅到了我话中的意思,但他还是问道:“你是想在拍卖会上做手脚让川崎一郎大出血?”



  我点了点头说道:“你不觉得这样的结果更让人大快人心吗,你和家人都没事儿所以用不着跟人家玩命,可让他痛彻心扉一下那还是有必要的。”



  阿彪没有立刻答话,想来他是在纠结到底该如何去做,这种时候我不能去逼他,因为那样会适得其反。



  不远处礼堂里传来了那些富豪们的掌声,隐约还听到了拍卖会的一些事宜。



  “龙哥,你的想法不错,可这次我来根本没有带太多的钱来,一旦川崎一郎那个老狐狸不上当,那咱们岂不惨了。”李云彪轻声说道。



  暗暗在心里长出了一口气,只要这家伙同意就一切都好办,我拍了拍他的肩膀然后安慰道:“拍卖的时候你什么都不用做,一切看我的就行了。”



  在后厨更衣间里,我顺了一套西服,然后随着阿彪返回了座位,与阿彪同来的那名女伴见他带回来一个人觉得有些惊讶,阿彪在她耳边轻语了几句,她的脸上这才露出微笑,不过我看得出她的心里应该还是有着一层防线的。



  这会儿已经有两件拍品拍出了,不过这刚开始的一般都是小菜,基本上就是用来暖场的,出手的一般也都是小户。



  又让过去几样,重头戏这才算正式开场,那是一青花瓷的花瓶,不用去听也知道这肯定又是我们国家被侵略的时候遗失的文物,这种情况在世界上已经很普遍了,许多知名的拍卖会上总会有那么几件属于我们国家的文物,不过在人家的拍卖会上标签上则写的是归属于某某家族或者某某财团。



  为此很多爱国之士自掏腰包到拍卖会上将我们自己家的东西买回来,虽然这听上去有点可悲,但许多人依旧坚持这么做着,想必这些人的心里在乎更多的应该是那份爱国之心吧。



  当然之所以我国的古董这般抢手,更多的是因为其升值空间大,艺术价值高,工艺水准精湛,这也是那些大老板愿意花高价购买的原因。



  这件青花瓷瓶的起拍价就高达百万,不过参与竞拍的人却丝毫不在少数,当然这其中就包括川崎一郎那个老家伙。



  他出价的时候,这件花瓶的价格已经达到了两百万,虽然对古董不太了解,但在看过那么多鉴宝节目之后,对于这种瓷器的市场价格我还是有所了解的,显然它现在的价格已经远超出了它自身的价值。



  而之所以还有人往上喊价,更多的是这些人好胜心作祟,而川崎一郎这家伙虽然有着同样的心理,但这家伙明显要比他人理智一些,所以他没有继续叫价。



  虽然我想把国宝迎回国,但实在是力不从心,只盼着以后飞黄腾达之后再来圆自己的心愿吧。



  又有几件拍品摆出,不过川崎一郎显然没什么兴趣,他甚至连手都没有举,其中一件岛国自己的东西甚至出现了流拍。



  据拍卖的清单上的描述,应该还剩三件拍品了,而作为压轴的自然绝非等闲之物,更为关键的是这三件拍品清一色都来自于我国。



  这里面有瓷器一件、铜器一件、最最重量级的是一尊木雕的菩萨,据资料上描写,雕这尊菩萨所用的木材是一根千年沉香木的树芯,菩萨像雕的栩栩如生,这要是加上点烟雾效果简直跟她老人家下凡无二。



  果不出所料,川崎一郎开始加入了竞拍的大军之中,而且看样子这家伙一副势在必得的样子。



  五百万起拍的瓷器被喊到八百万,川崎一郎还在拼,而与之争夺的人则在不断的减少。



  我知道这时该我登场了,将手中的竞拍牌高高举起,用标准的岛国话报出了自己的价格,比上一位竞拍者只高出一万元。



  由于我们是第一次举牌,所以从各个方向很快便射来很不友好的目光,最犀利的就要数我竞拍之前的那位,在他心里我更像是来搅他局的。



  竞拍者咬了咬牙再次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不过所加的额度却让在场很多人笑出了声音,为了混淆视听我又往上加了一次价,这回那名竞拍者不跟了,而拍卖师此刻开始查数了。



  就在喊到三小锤准备落下的时候,川崎一郎终于举起了手中的牌子,也不知是他害怕我再跟他拉锯,总之一下他便把价格抬高了十万。



  在场的让人一下子全都惊呼出了声音,这样一来二去下来这原本加之五百万的瓷器现在竟然升值到了千万。



  阿彪在桌子下面拽了拽我的衣角,他的意思是我可以黑川崎一郎了,而我只是笑着冲他摇了摇头。



  现在就挑明同川崎一郎对着干,那之后那两件拍品他肯定防着我们,没准儿还会挖坑让我们跳,如此一来那我们可就真的得不偿失了。



  没有拼价,那瓷器自然而然地归了川崎一郎所有,看着周围人向他表示祝贺时他那洋洋得意的样子,我心里暗暗咒骂着等会儿就让他哭出声来。



  倒数第二件拍品是那件青铜器,上面发绿的铜锈向所有人昭示着它的古老和价值,我扫了一眼川崎一郎这家伙此刻双眼都已经放了光,似乎刚才那一千万根本没有动其根本,甚至他对这件拍品也是势在必得。



  青铜器的起拍价是八百万,没用多长时间它的竞拍价格就超过了瓷器的最终成交价,这一次我没有半路出价,而是一开始就加入了角逐的行列之中。



  依旧是低调的打法,最多时候也只是加个十万,川崎一郎自始至终只喊了两次价,对于这点我一点不惊讶,这老小子绝对是在憋着最后来一次,像上一个瓷器那般一锤定音。



  在青铜器喊到一千五百万的时候,继续参与竞拍的寥寥数人,见没有人再加价,拍卖师开始了最后的计数,不过这一次川崎一郎没有等到最后,他很是果断地举起了牌子,开口喊了一千八百万的价格。



  全场倒吸了一口凉气,谁都没想到他出手会如此阔绰,连下两件拍品,总金额都快赶上前面那些拍品拍出价格的总和了。



  都喊到这价了自然也就不会有人再跟他争下去了,川崎一郎顺利地拿下了第二件拍品。



  终于重头戏开始了,拍卖师把那木菩萨描绘的神乎其神,也不知其从哪得到的资料,总之除了这尊菩萨不能显圣之外,哪怕是求财求姻缘都绝对是有求必应的存在。



  虽然知道这里面水分很大,但那些土豪老板们的神情瞬间变得兴奋了起来,那川崎一郎的一身胖肉随着他的身体不断地抖动,看来这件拍品的出现让他很是激动。



  千年沉香木的菩萨起拍价为一千万,不出意料的这个价格很快便被翻了一番,但这也没有阻挡住这些富豪老板们的将其纳为己有的决心。



  两千五百万的时候终于有些人退缩了,但我的目的计划才刚刚开始,自然不会轻易松口,而川崎一郎显然是想来个三连冠,自然也不会放弃。



  在其达到三千万的时候,竞拍的只剩下四家,阿彪在我耳边说道:“龙哥,够多的了,咱还是撤吧,真要是拍下来,我就算砸锅卖铁也买不起啊!”



  我笑着示意他稍安勿躁,川崎一郎又一次使出一价定生死的杀手锏,有三千万直接涨到了三千三百万,这下另外两家见状不妙便退了,不过我的目的还没达到自然不会轻易放弃。



  三千五百万的价格让川崎一郎的身体为之一振,他没想到我竟然还要跟他争,他深深地看了我一眼,大概是想记住我的样子,然后举起牌子直接喊了个四千万的高价。



  我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举起了牌子,四千五百万,当我喊出这个价格的时候,李云彪的脸都绿了,而川崎一郎的大胖脸也抖了两抖。



  随着拍卖师第一次、第二次的喊声,我的心脏都顶到了嗓子眼,不过川崎一郎没有让我失望,这家伙咬了咬牙直接喊出了五千万的最终价格,人家都喊出这样的价格了我自然不会让人家落空。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