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鬼瞳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七十二章 鬼瞳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十二章 鬼瞳

  冰凉的酒水简直就像夏日里塞到嘴里的那根棒冰,一瞬间浑身上下所有的细胞全都打开了,那名办事小弟浑身一抖便从昏迷中清醒了过来。



  这家伙环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揉着依旧疼痛的脖颈回忆着之前发生的事情,但他的视线落在我和阿彪身上后,几乎条件翻身般从沙发上弹起,作势便欲夺门而出。



  “你要是敢喊一声,或者敢打开门一下试试,我保证让你即刻看不到外面的太阳!”阿彪语气冰冷地威胁道,同时一股无形的杀气已经蔓延了出去。



  还有两步就到门口了,但那名办事小弟还是停了下来,虽然才算是正面和我们两个见面,但他绝对不会怀疑杀人灭口这种事儿我们可以干的很溜。



  他高举双手然后很是配合地蹲在了地上,口中连连说道:“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不杀你也可以,但你得配合,要不然我这手中的枪可不长眼睛的!”阿彪继续威胁道。



  “配合,绝对无条件配合!”此刻冰凉的枪筒已经抵在了他的脑袋之上,他相信只要自己说个不字,那铜花生就会从自己的脑袋穿堂而过。



  “找我们的是什么人,为何会有这么大能量?”我冷冷地问道。



  “我只是服从上级的安排,具体是谁我也不清楚啊!”办事小弟颤抖着声音说道。



  不过他刚说完阿彪的枪便将他的头顶向了一旁,那意思是别耍滑头,小心你的脑袋。



  这人都有一种危机反应,有的是在体能上异于平常有的是在头脑上比之前灵光不少,而这家伙显然就是后者。



  “别开枪别开枪,虽然不知道我们真正的老板是谁,但我知道我的顶头上司是直接归一个叫鬼瞳的家伙管理,再具体的事情我就探查不到了,但可以肯定的是这个名叫鬼瞳的人身份地位都很不一般,但在我们国家的富豪界却没有这号人物,我猜他应该是黑道上的某位大佬吧。”办事小弟一股脑地把自己所知道的一切全都说了出来。



  虽说这家伙交代的对我们来说没什么太大用途,但起码我们知道将要面对对手的名字以及他的大概背景,这多少还算有点小用。



  办事小弟蹲在那一直等着我们两个继续问下去,可直到他腿蹲麻了也没再听到我们两个任何声音,最后他实在忍不住了便哀求我们让他变换个姿势,可央求了半天依旧没人答话,他仗着胆子斜眼往我之前坐着的地方看去,这才发现这间包房里除了他自己一个人以外再无他人。



  在临出店的时候我和阿彪商量了一下,就这样被人查总不是个办法,我们得见一见这个鬼瞳,不用想也知道这次事件的真正主使者是谁,但鬼瞳到底是个什么人物,这让我们很是好奇同时也有种对高手的期待。



  故而在出店之后我们没有再可以藏匿自己的行踪,直接在那些寻找我们两个人的那些家伙面前故意晃来晃去。



  如此明目张胆,那些家伙直接就傻眼了,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不过没过多久一个二十多岁的岛国人很是客气地来到了我们两个面前,未说话先鞠躬很有礼貌地说道:“两位,我们老板想邀二位一叙,不知二位可否赏光!”



  “你们老板,哪个,是那个叫鬼瞳的还是你们背后的大老板?”阿彪态度很是嚣张地问道。



  “很抱歉,我不知道大老板是谁,邀请你们的是鬼瞳桑!”年轻人很是客气地说道。



  我和阿彪对视了一眼,然后很是洒脱地说道:“前面带路吧!”



  那名年轻人好像没有听到,依旧笑盈盈地在那等着我们两个回话,最后阿彪只好又提醒了一次,这家伙才反应过来,不过他面部表情显得有些奇怪,大概他没想到这件事情能如此顺利吧。



  跟着此人上了一辆商务车,本还以为会搞那些黑布蒙眼之类的江湖规矩,不过显然我们看低了这位鬼瞳桑。



  车子很快驶出了市区,脱离了城市的喧嚣,周围的一切显得是那么多宁静美好,在穿过一片稻田之后,路况变成了山区,这下景色变得更加的优美了起来,不得不感叹这岛国在环境维护上确实有些独到之处。



  又过了十几分钟,车子缓缓停了下来,而我和阿彪的视线则落在了前挡风玻璃外的绝世美景,那是一座依山而建的古庙,风格很华夏化,想来跟盛唐时期我国文化的传入有莫大的关系。



  古庙依山而建,苍松翠柏环绕,那幽静的模样实在让人不忍心去打破,它给人的感觉与国内众多寺庙那种恢弘大气有着天壤之别,这座庙确切点说更像是林间小筑,它自身跟整座环境融合的特别好,要不是那人工修建的痕迹,我甚至觉得它天生就是这个样子的。



  “两位,到地方了,鬼瞳桑就在青草神宫等着二位。”说完话那年轻人便负手站在了一旁。



  青草神宫想来就是那座寺庙了,下了车贪婪地深吸了一口异常清新的空气,这里实在是太让人陶醉了,这要是国内某个地方,我估摸自己都会有来此隐居的冲动,带着父母还有玉姐过着田园般如诗如画的生活,想想就美的不要不要的了。



  就在我和阿彪还陶醉在这如诗如画的美景中时,那青草神宫的木门吱呀一声开向两边,紧跟着从里面缓步走出一黑袍男子。



  常规思维从寺庙里走出来的即便不是出家的僧人也是带发修行的师傅,不说身着僧袍吧也得穿的素气一些,眼前这人那身衣服虽算不上奢华但其颜色实在与这寺庙还有这周围的美景格格不入,另外从他身上散发出的那股气势更加说明他本不应该属于这里。



  “两位贵客远道而来,鬼瞳我迎接来迟实在罪过罪过!”这家伙竟然说着一口流利的中文,而且他的语调还有那赔礼的姿势简直就是对我国古代文化的一种模仿,说实话很像,但却总觉得有些不伦不类。



  但人家都如此这般客气了,我们自然也不能给老祖宗抹了黑,冲着他抱了抱拳然后客气道:“鬼瞳先生实在太客气了,为我们选了这么一个地方真不知该说什么是好了。”



  鬼瞳微微颔首道:“先生喜欢就好,小可已经在禅房为二位筅好了上好的抹茶,还望两位赏光。”



  这家伙真的是来找茬的吗,怎么看这意思更像是交友的,可都选择到这儿了,难道还要畏首畏尾的吗,于是我和阿彪随着鬼瞳走进了青草神宫。



  说是寺庙,名是寺庙,可实际上我看这里应该就是鬼瞳隐居之地,因为这里没有供奉任何神佛龛像,也没有僧人沙弥存在,院落是很典型的岛式庭院设计,草山、溪流、木桥、湖泊、石灯、碎石,每一处是一景合在一处又是一景,看来这岛国人把我们老祖宗的东西学了不少啊。



  喝茶的地方是一和室,满屋的榻榻米,中间支着茶桌,上面焚着清香,茶筅置放在茶盘边,三个茶杯里已经倒满了筅好的上等抹茶。



  “自我介绍一下,我叫鬼瞳,是这座神宫的主人,也是我把二位邀请过来的,希望我的冒昧没有给二位带来不便。”鬼瞳依旧表现的很是客气。



  可他越是这样我们越会把他同人面兽心等类似的词汇联系到一块儿,阿彪冷笑了一下然后略带挖苦地说道:“鬼瞳先生还真是客气啊,邀人做客都用上卡车了,这可是我生平从未见过的。”



  听阿彪挖苦自己,这鬼瞳也不恼,他笑着说道:“卡车一事只不过是我在考核二位是否够格成为我的座上之宾。”



  “哈哈,鬼瞳先生这考核的方法还真是特殊,今日我们算是领教过了,不过不知鬼瞳先生把我们约到这儿来是为了什么呢,是想做那卡车未做完之事,还是另有其他的目的呢?”瞪着眼睛说胡话,我是最讨厌这种家伙,明明自己目的不纯却把自己说的多么清高。



  “这位先生说笑了,之前我已说明卡车之事只是个插曲,就算两位不从车上跳下,卡车司机也会及时刹车的。”鬼瞳继续着自己的胡编乱造。



  阿彪猛地一拍榻榻米怒声说道:“连计程车司机都死了,还会及时刹车,我倒想问问鬼瞳先生你所谓的及时刹车是不是就是不让卡车从计程车身上碾过去啊!”



  鬼瞳没有接阿彪的话,但我却清楚地看到他的眼角抽动了一下,那一直上扬的嘴角在有一瞬间低垂了一下,这就更加证明了我的想法,这个看上去清心寡欲的家伙实则心里充满了邪恶,没准儿他就是一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见鬼瞳没有说话阿彪立马来了精神,他把榻榻米拍的啪啪直响,怒气冲冲地吼道:“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是为谁工作的,不就是那个川崎老头儿嘛,一个小肚鸡肠的老头儿,从这一点我就看出他的公司绝对不干净,这要是弄到一些资料然后把它们上交给贵国政府,真不知道那老头儿最后会是个什么下场。”



  本以为还不会接话的鬼瞳竟然哈哈大笑了起来,他鼓着掌笑着说道:“两位的文韬武略真是让人叹服啊,竟然一下子就能想出如何将川崎一郎给扳倒,就冲这一点我鬼瞳佩服。”



  同一个念头在我和阿彪的脑中闪过,这鬼瞳是不是有病,我们说的是他的雇主是他的老板,怎么感觉他好像比我们还痛恨川崎一郎还想弄垮这个家伙呢,难道这两个人中间有什么隔阂还是这个鬼瞳与川崎一郎有仇,只不过现在一直隐忍着,等着最终爆发彻底将川崎一郎弄死。



  “跟两位交个实底吧,要是不摆平川崎一郎你们是无法正大光明的离开岛国,当然了对于你们两位这种有着大智慧的人来说,离开这里并不困难。”鬼瞳语气很是平静地说道。



  这一点我和阿彪早就想到了,之所以在车祸后没选择离开也正因为此,即便我们回国了,可日后还会面对川崎一郎这个家伙,与其那时再斗智斗勇还不如趁着在岛国直接将这事儿给平了。



  “听鬼瞳先生的意思,貌似你并不反对我们对川崎一郎下手啊?”我试探着问道。



  “反对,我为什么要反对,你们有什么想法尽管去用,而且如果两位有需要我还会向两位提供一定的帮助。”鬼瞳眯着眼睛笑盈盈地说道。



  这一刻我和阿彪对眼前这个家伙更加的捉摸不透了,他到底怎么回事儿,先是派车撞我们,现在又要帮我们扳倒川崎一郎,他到底哪边的。



  “不过帮归帮,我还有点小小的要求需要两位帮忙实现!”鬼瞳的笑容依旧是那么灿烂,仿佛他所说的事情甚是美好一样。



  我们觉得这家伙也不决不能如此这般好心的帮忙嘛,我点了点头对他说道:“不知鬼瞳先生有什么需要呢?”



  鬼瞳哈哈大笑道:“很简单,跟我打一场,李云彪先生的档案我试着调查过,可上面写的很清水,但根据李云彪先生的表现我觉得你的背景绝对没有档案上写的那么简单,同理,虽然不知道这位先生的姓名,但看你和李先生的状态我便可以想象得到你的背景应该比李先生还要复杂,贵国有句古话说的好,遇高人不能交臂失之,我这一下子遇到两位更没有理由错过了,你们说呢?”



  武痴甚至称他为武疯子也不为过,这种人在现代已经很少出现了,这种人一生以修习高深功法为愿望以打败当世高手为目标,别说是让他们反水自己的老板了,就算是自己的至亲骨肉他都能作为条件来与你约战。



  这种人在某一方面是值得我们尊敬的,他们的专一和痴情值得我们学习,但痴到没有理智这就是我们所要摒弃的了。



  所以一时间我和阿彪都没有接话,对于这种人我们很了解,我们要是败了,他有可能把我们给放了,当然更大的可能将我们给杀掉,但要是我们把他给赢了,那等待我们两个的将会是无休无止的纠缠,这次失败后他会去学习新的东西,学会之后他会来找你挑战,再失败的话便再学习,如此不断反复循环,这也是他们被称之为疯子的原因。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