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菜刀破武术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七十六章 菜刀破武术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七十六章 菜刀破武术

  通常这一手反应慢点的要嘛扔刀要嘛手直接被切掉,当然也有不少人破了这招,鬼瞳自然是后者,只见他手腕一用劲然后猛地将手一松,那把武士刀绕着菜刀便转了一个圈儿。



  这家伙是想反客为主,将主动权重新掌握在自己手上,洞悉了他的想法,我怎么可能让他得逞,手略微抬起然后改前推为向右侧挥动,如此一来鬼瞳的武器便被菜刀给拐带跑了。



  对于自己武器被我弄走,鬼瞳先是一惊不过很快便稳了下来,他有些意外我的反应速度竟然如此之快。



  之前他那人刀合一的架势理应吓到我了,可现在看来我反倒是被激起了相当强的战斗欲望,而且其水准竟然不亚于他。



  将菜刀上的那柄武士刀钉在地上,细长的刀身因为反作用力不断地晃动,隐约的我竟然能听到刀吟之声。



  将菜刀倒交于手上,我很是客气地冲着鬼瞳行了一躬身之礼,然后语气和善地说道:“承让了鬼瞳先生,在下侥幸获胜!”



  还没等我把话说完,鬼瞳几乎是咆哮着对我说道:“谁说我输了,谁告诉你兵器掉了就算输的,没有兵器我一样能赢,更何况我那满墙的宝刀!”



  还没等我反驳呢,这家伙飞身形来到刀墙之下,在那刚翻过来没多久的随手抽出一柄宝刀挥舞着朝我便砍了过来。



  这把刀的刀口那可不是一般的锋利,我可没有勇气在拿菜刀去与人家对碰了,没办法我只好躲着人家,可这样一来我的动作就受到了限制,招数自然也达不到预期的位置。



  再看鬼瞳好像占了多大便宜似的,俨然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那柄宝刀都快被他舞成风车了而我顶多用刀身去找他的刀身,可这绝对是有风险的,只要鬼瞳反应快点稍微一动手腕,我的菜刀就有可能一分为二。



  渐渐的鬼瞳重新占据了上风,刚刚在他脸上丢失的骄傲自信重新被他自己找了回来。



  看着我不断地被逼入死角,然后艰难地逃出然后再次被弄的无路可逃这样来来回回的,鬼瞳觉得自己特有成就感,特别是看到我满头大汗的样子,他的内心更是愉悦。



  “你刚才不是挺厉害的嘛,怎么现在却无计可施了,你的菜刀不是厉害的吗,可却怎么连我的衣角都没有碰到。”鬼瞳一边打着一边奚落着我,那份悠然自得的样子,让我很是窝火。



  “龙哥,上啊,灭了他,不能让他这么嚣张!”李云彪在一旁很是捉急地喊道。



  可我心里暗自叫苦,兄弟你大可上来试试,看看是我不想还手吗,人家那是宝刀,我这菜刀顶多就是钢口好点儿,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



  “看看李先生多为你着急,可是你呢,却是如此的不争气,这让我想到了当年我国建立大东亚共荣圈的时候,有多少贵国的百姓为你们的政府加油打气,可结果呢,不论是以前还是现在你们的骨子里都是一样的,那就是奴性,说你们是东亚病夫一点都不为过,甚至可以用更难听的来形容我觉得也是可以的。”鬼瞳突然冒出这么一句来。



  几乎一瞬间我和李云彪的眼睛就变得赤红了起来,那四个字是我们整个华夏民族的禁忌,只要有人提了那就是在与我们整个民族为敌,我们绝对会抗争到底的。



  我抬头用那猩红的眼睛看着鬼瞳,现在我们两个一比,倒是我显得更狰狞了一些,当看到我的双眼后,鬼瞳被吓的退了几步,手中的招式也慌乱了起来。



  不过我可不管他乱不乱,就算他现在凶猛依旧我也会上,也会跟他对着干,谁让他说出了那四个字。



  其实在刚才我就想借用指导员所用的刀法,但我一直不大确定,生怕自己舞不好,但现在我可不管这些了,只有能将他战胜所有的一切都不重要。



  李虎的刀法没有那么多华丽的动作,每一刀都可谓绝对的朴素,虽然朴实无华但却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切除班长所用的形状和分量,而且每一刀后,刀身上绝不挂肉,骨头上绝不留肉,案板上绝不黏肉。



  虽然没有学到李虎刀法的精髓,但其外在的那些路数我还是学会了七八,加之自己的一些了解,这庖丁解牛的刀法没学到十成也学会了七八成之多,随着愤怒的加成,这套传说中的刀法在我的手中施展了出来。



  之前鬼瞳的刀也很快,但与庖丁解牛相比则要弱上许多,与其说是我在舞动菜刀,倒不如说是菜刀在我的手中舞蹈。



  如此一来我和鬼瞳的位置再次发生了改变,我又重新回到了攻方而他则回到了防守方,要不是这家伙手中的是宝刀,我绝对可以保证这家伙身上的一些零件已经被我卸了下来,更为关键的是我保证暂时性的鬼瞳连痛感都感受不到。



  眼看着这一套庖丁解牛就要用完了,现在我也只是在鬼瞳身上留下几道伤口,我敢保证要是同样的招数我再用第二遍,这家伙虽说还会跌跌撞撞的,但身上的伤口绝对会少于现在的数倍,要是再来个第三遍第四遍,我觉得到那时就得是我防着鬼瞳用这套刀法了。



  我不能再来第二次,所有的战斗必须在这一套内结束,我的脑袋飞速的过了一下,等等,刚才我用的只是李虎的刀法,而这套庖丁解牛刀法对于步伐的要求并不高,因为它主要讲究的就是稳准狠快,完全的手上功夫,要是我再加上白宇的步伐会不会收到意想不到的奇效。



  想到做到,上面刀锋一晃,下面双腿便变化了起来,从之前一味地在正面进攻鬼瞳,现在我开始围绕着他不断地变化自己的方位。



  前两招的时候因为没弄好还险些摔倒误伤到自己,可慢慢的这步伐和刀法变得越来越融洽,我差点就以为这两者之间是不是有什么联系。



  融入了步伐的庖丁解牛变得灵动了起来,它不再单纯是屠宰场或者后厨用来分解肉的手段,现在的它更像是一个艺术,一个有些血腥的艺术。



  至于我手中的那柄菜刀现在更像是这件艺术的最主要组成部分,而它的上下飞舞则正是这艺术的灵魂所在。



  鬼瞳身上的伤口越来越多了,但这家伙没有放弃,相反地他表现的异常的兴奋,我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因为战斗而兴奋,让他兴奋的其实就是我的这套庖丁解牛。



  一套顶级的功夫对于一个武痴来说那是致命的诱惑,他甚至可以舍弃自己的一切去学习或者交换,他不傻,他也看出了这套刀法已经进入了尾声,已经看个大概的鬼瞳虽然能够记住招式,但其中的精髓他却不得要领,所以他要等着第二遍,而想要看那就只能忍着。



  见他还不认输,我的额头也见了汗,而就在这时我的脑海里突然浮现出了张强的身影,那是他在案板前对付一大团面粉的样子,他的双手不断地揉搓着面粉,然后再用力的捶打。



  脑海里的身影一下子定格了,没错就是那揉面制作面点时的样子,这家伙虽主要负责爆破工作,但实际上他是我们几个当中拳脚功夫最厉害的,特别是他还把功夫融入到了制作面点中去,用这种方法做出来的面点口感更好,味道更佳。



  对啊,鬼瞳是双手握刀,而我只用了单手,那空着的那只手很是悠闲地在身侧闲晃,想到这儿,在刀劈出去的瞬间,另外一只手便做好了准备。



  鬼瞳将这刀格出去很吃力,但他还是做到了,就在他沾沾自喜的时候,我的手掌从一个很刁钻的角度直袭他的下巴。



  没有任何防备甚至连一点反应都没有,鬼瞳直接被打的将头仰了过去,这要不是有脖子连着,我估摸都能打个对折。



  这一下打的不轻,我甚至都听到了骨头关节发出的嘎巴嘎巴的声响,但我知道这时绝不能心软,所以根本不给鬼瞳任何反复的机会,上去一刀斜着便砍了下去。



  武痴就是武痴,我都没能想到的逃脱动作这家伙竟然给做了出来,在躲避的同时竟然还向我反击了一刀。



  一个撤步将偷袭这一刀躲开,紧接着我们两个再次战到了一起,虽然双管齐下之后我几乎每次都能给鬼瞳造成伤害,但这家伙就像打不死的小强一样,被打之后很快便能恢复,然后又斗志昂扬的跟我斗在一块儿。



  这回换成我慌了,我浑身的本事抖搂的也快差不多了,哪怕借花献佛的也用的差不多了,这鬼瞳到底是什么东西转世的,怎么这么疯魔,要说他是战争机器我绝对举双手赞成。



  “哈哈,没有可用的了吧,黔驴技穷了吧,要不你把之前施展的绝学再来一遍吧!”压力骤减的鬼瞳终于可以放轻松甚至开口说话了。



  我紧咬了咬嘴唇,的确我已经尽力了,但奈何对手实在太强大了,我实在是没有办法了。



  就在我哀叹之际,一个注意力不集中让鬼瞳的宝刀在我身上留下了两道较深的伤口,疼痛感让我全身一紧,一股凉气被我倒吸入口中,当然我的大脑也因为这股凉气和疼痛感变得前所未有的清醒。



  之前用太极迎敌,虽然没能取胜但也不至于落败,而且事后自己并没有觉得特别累,相反身心很是愉悦,可现在我觉得自己浑身都快散架子了,不论是庖丁解牛还是白宇的步伐又或者是张强的拳脚功夫都让我身心感到疲惫。



  刻意模仿的东西终究还是对方的,而且模仿还会给自己的身体带来很大的压力,毕竟每个人的绝招都是根据自身条件量身练出来的,而我们想要学就得降低或者提高自己的自身水平去迎合对方的东西,这样一来我们的身体便承受了他人一倍甚至几倍的压力,就算是学会后也根本无法长时间运用。



  所以不管是教拳的老师傅也好还是切磋武艺的同伴们也罢,大家都有一点很明确,要想成名就得有自己的东西。



  功夫这种东西有时候贵不在多而是在精,而我最熟悉的不就是跑杂嘛,看上去最简单不过的一份职业却让我学会了后厨所有本事。



  现在我要做的就是把这些全部东西变成专属于我的跑堂神功,一时间我进化了,这种变化是微弱的哪怕我自己都无法察觉,但它却是实实在在存在的。



  虽然闭着双眼,但在我身边发生的任何事情发出的任何声音我都能感受的到,而且会立马作出回应。



  在鬼瞳看来我闭上眼睛更像是对比斗的放弃,甚至是对自己生命的放弃,这家伙也不客气挥着武士刀朝着我的头顶便劈了下来。



  眼看着武士刀落下,李云彪惊得连忙闭上了眼睛,不过等了半天却没有听到任何声音。



  李云彪连忙睁眼一看,他差点兴奋地跳了起来,因为他看到我手中的厨师刀正担在鬼瞳的脖子上,鬼瞳扎扎着手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鬼瞳先生,我想比试这就算告一段落了吧!”为了给他留点面子,我才如此这般说道。



  鬼瞳动了动脖子,但最后还是老实了下来,他耷拉着脑袋俨然一副垂头丧气的样子,显然这场失败给予他的打击有些大。



  我亲眼看见鬼瞳试图往菜刀刀刃上冲,但最后他还是停了下来,原来武痴也会害怕,只是平日里给自己加了一层厚厚的外壳罢了。



  “鬼瞳先生,好好活着比任何事情都重要,所以...”我没有再往下说,因为我怕说多了反而让鬼瞳更加的不理智。



  他扭头看了看我然后对我说了一句让我大跌眼镜的话:“你最后那一招真的很帅,怎么做到的能不能教教我。”



  无奈我只好说道:“真对不起,这是刚刚领悟的,里面功法也不是完整的,所以你还是把自己修炼好就行了,其他的都是别人的不是你的!”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