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二章 说教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一百二十二章 说教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二十二章 说教

  就在我训话的时候,一排长直接把那五位拽到了一旁,毕竟这事情太过诡异了,这五个人是他斟酌再三后才选定的,怕的就是我会教给那五名炊事员什么特殊的本事。



  本合计着自己这五名手下能够取得全胜,可现在倒好让人包了饺子,而且人家付出的代价只有三人,连打和的机会都没给自己,这脸他可算是丢大发了。



  于是乎他便把这所有的过错归集到了那五名所谓的预备役特种兵身上了。



  一排长训话的声音很大,基本上相距十米远都能听到他的声音:“你们怎么回事儿,竟然让几个炊事员给端了,就你们这水平还去参加特种兵选拔呢,我看干脆去喂猪去养鸡养鸭得了。”



  这五位似乎还很不服气,其中一个人僵着脖子对一排长说道:“排长不是你想的那么回事儿,那几个炊事员用阴招,而且他们狡猾的很,要不是一时没留神,就他们几个,再来五个我们也不在话下。”



  一听这话一排长眼睛立马瞪圆了,他连忙追问道:“阴招,什么阴招,难道是他们实现埋下了什么陷阱,等你们进去的时候触发,他们这才把你们拿下的!”



  还算这五个家伙老实没有挑事儿,他们如实地说道:“不是陷阱,而是他们的作战方式,进去之后我们便分头去搜寻他们,可谁知他们根本没有分散开,而是聚在了一起,他们见我们落单便开始对我们进行攻击,期初是试探性的骚扰,假如我们要是追击的话他们便会跑开,可等我们一停下他们又会重新返回继续之前的挑衅行为,这样一来二去之后我们便没了力气。”



  一排长没好气地说道:“然后你们就被人给收拾了是吗?”



  被他这么一问,那几个人全都低下了头,显然他们中的都是同一招,看他们的表情一排长差点跳起来骂他们一顿,同时心里暗道,这炊事班的人可够贼的了,知道正面迎敌不如我们,竟用上了疲劳战术,这一招跟不光彩完全沾不上边,人家凭着的是自己的智慧,要怪也只能怪自己手下的这几个家伙太过自信了。



  “排长要不然咱去跟那班副或者跟营长说一声之前的赌局不算数,之前咱们没做好准备,现在准备好了再重新来一场,我们保证肯定不给你跌份。”其中一个家伙信誓旦旦地对一排长说道,那样子简直就快立军令状了。



  本来余怒未消的一排长这下算是彻底被气着了,他真想拎着那家伙的耳朵,然后大声在其旁边质问他是怎么想的。



  更为关键的是貌似有这种想法的还不止他一个,另外四只也用恳求的表情看着一排长。



  为了不让家丑外扬,一排长冲着他们几个勾了勾手指,这几位以为自己老大要暗授技艺,可等他们凑到一起的时候便感觉自己的脑门上被人狠狠的弹了一下。



  “闲人丢的不够是吗,再来一次,然后再被人给KO了是吗,不服接着来,输了再来,最后输到没力气了才算罢了是吗?”一排长尽管压低了声音,但其愤怒的声音还是传了出去。



  其他人都已听明白是怎么一回事了,但偏偏这五位在这方面的天赋不是特别的的高,他们竟然不住的点着头,那意思是很赞同一排长的想法。



  被气的几乎要发飙的一排长不得不又给了他们五个每人一个爆栗,最后才开口说道:“这事儿算是过去了,输了就是输了,想要找回脸面另找时间吧。”



  虽然不满,但排长都发话了,他们不敢再造次,于是低着头耷拉着脑袋退回到了人群当中。



  处理完了内部问题,一排长这才满面春风地朝我走来,他冲我拱了拱手然后笑着说道:“今儿算是我输了,按照之前的约定,我会去你们炊事班洗碗的。”



  他的语气里透着浓浓的不情愿,于是我便打算做个顺水人情,笑着拒绝道:“之前只是个玩笑而已,一排长不比那么认真,这场比试谁也没输谁也没赢就当是大家切磋吧。”



  按理说这台阶都给你了,你下去就好了,一片云彩也就散了,可这一排长真不是一般的执拗,他陪笑着对我说道:“能调教出那么优秀的队伍,想来解班副的个人实力也不容小觑啊。”



  他这话一出口我便明白他是什么意思了,索性接着他的话往下顺道:“怎么,一排长也技痒了?”



  这家伙果然顺杆爬了上来,他重重地点了点头然后很是诚恳地约战道:“遇高手不能交臂失之,要是那样对我来说就是一种损失,所以还请解班副赏个脸!”



  我没有立刻答复他而是将目光移向了齐大凯,毕竟这些都是他的原班人马,我这要是把人给伤了还是怎样,实在有些对不住兄弟,可谁知这位心倒是挺大,竟然选择无视我的目光。



  见他这样我也就不客气了,对着一排长有些歉意地说道:“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似乎是吸取了之前的教训,一排长走近后才对我说道:“咱们再来个赌约吧,要是这次的争斗不小心我赢了,那之前的赌约就作废,要是我输了的话,之前的赌约翻倍。”



  我斜眼看了看他,他很是郑重地点着头,算是表达自己的

  ,无奈我只好勉强应下,估摸要是我不答应这家伙得追在我的屁股后面不停的纠结这件事儿。



  我竖起手指对他说道:“一排长,在比试之前咱先约法三章!”,他点了点头算是赞同,我这才继续说道:“其一,我希望这是最后一次;其二,既然你主动挑战那肯定是想从哪跌倒从哪爬起来,那咱就还去那片林子里,当然要是你觉得其他地形更适合你,咱们也可以换。”



  对于如此简单的两个要求,一排长先是一愣之后很是洒脱地冲我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这也就算是我们的赌约再次成立。



  本以为没有好戏看了,大家便欲离开,可有人突然发现我和一排长竟肩并肩地朝树林走去,便连忙招呼众人停了下来。



  “你们看,这是要世纪大对决啊,两方的主官登场了,战况肯定特别的激烈。”



  “激烈是肯定的,但咱们看不到啊?”



  “是有点可惜,不过咱们在外面猜到底谁赢,这岂不是更加的让人心跳不已嘛。”



  我们可不会管他们是怎么八卦怎么议论的,两人径直朝着树林方向而去,在这一路之上,我始终能够感觉到一排长浑身的肌肉都是紧绷的,我搞不清楚这家伙是怕我半路偷袭还是准备半路对我下手,反正我这一路轻松的很,时不时还会说几个段子来缓解气氛。



  不过等到了树林入口处的时候,我和一排长同时站了下来,我做了个请的手势,一排长也没客气,迈开大步就进入到了丛林之中。



  我没有立刻进去而是在林子外面徘徊了一阵子,在觉得一排长做完了该做的事情之后我这才缓步进入到顺林里面。



  而这一刻我竟给看热闹的那些战士们造成了一种错觉,他们突然觉得我有些高深莫测,很有一种古代侠士的风范。



  树林的入口处很干净,没有被人做过任何手脚,所以我连看都没看一眼便继续朝着深处走去。



  往前行进了一段路,两旁便出现了之前辽菜小队跟那几个预备役特种兵们打斗时留下的痕迹,对于这里我早已经在之前跟辽菜小队五人预演时到过这里,所有的一切还保持着他们离开时的样子,一排长似乎根本没来到这里。



  又往里深入了一些,这儿应该除了训练时辽菜小队的人来过,哪怕他们战斗也没在这里进行过。



  不过路边的几样东西却引起了我的注意,这次对战,之前的团体战也好还是现在的个人战也罢,我们都没有携带任何武器,身上唯一的异物应该就是那象征着自己生命的信号弹。



  所以所谓的陷阱之类的东西我们都是就地取材,假如身陷陷阱之中,要是这陷阱又是个脏井的话,那你就可以拽掉信号弹下面的引线了。



  而在我眼前就出现了一个陷阱,这应该是一枚触发式的“地雷”,相信只要我的脚碰到,那我今天就算败了。



  看来一排长还是挺讲规矩的,并没有胡来,起码人家在地雷附近隐蔽的地方做了相应的印记,这一来是做个记号避免让自己踏上,二来就是防止对手不认账,有了这个点对手想不认账都难。



  为了让这位排长大人输个心服口服,我很是认真地将这枚“地雷”给排了出来,再往前类似的机关埋伏有很多,大概是因为这些都是石头木头之类的东西,故而一排长布置的时候很随意,这要是换成真雷的话,换成他那么做应该早就不知炸多少个了。



  就在我排大概第十枚“地雷”的时候,我的身后突然刮起一股恶风,我连头都没回便已知晓身后发生了什么。



  就在一排长马上就能攻击到我的时候,我语气很是轻松地说道:“一排长,这你面前的得亏不是真雷,这要是真的你信不信保证你回姥姥家报道去了。”



  声音落下之后,身后的人猛地停了下来,我举着自己刚排的“地雷”转身冲着一排长一顿猛笑。



  看着我的笑容他的心愈发的没底起来,他不时地用眼睛去扫描他与我之间这不足两米远的距离,可看来看去他愣是没有看出任何端倪来,于是他便认为我是在忽悠他,并且避开了他的最佳攻击机会。



  “明明什么都没有,别吓唬我,我不吃这一套!”一排长信誓旦旦地说道。



  我嘴角微扬然后对他说道:“你看看你左脚脚尖的地方埋着什么东西。”



  他依言朝那里望去,可看了半天却没能看出任何问题来,无奈之下我只好指了指与它相反位置的一个草丛:“怎么,连自己埋的雷都忘记了吗?”



  一排长有些不解地问道:“这怎么可能,你不是把我埋的‘地雷’都起了吗?”



  “那你看没看到我埋雷呢?”我不答反问道。



  其实我早就发现他一直跟在我身后不远处,可能是碍于没有合适的机会,他这才没有偷袭我,刚才或许对于他来讲是最佳的伏击时机,故而他不准备错过,当然在监视的这段时间里,我貌似真的一直在干着排雷的工作,至于设下属于我的陷阱好像还没开始。



  “不用想了,那也是你弄的,只不过我特意没有去拆,而是把它留给了你,你‘地雷’覆盖的面积够广,但同时它也暴露了一个缺点,俺就是‘地雷’之间的间距过小,甚至一点规律都没有,我就是怕你在背后偷袭,所以我先是让过一枚‘地雷’,然后去起它前面不远处的,这样我就给你造成了一种错觉,让你以为有机可乘,而一排长你明显是报复心切,这才脑袋一热犯了最低级的错误。”我将这一切解释给了一排长听,看着他的面色由常色先是变得煞白最后变得有些胀红,我知道自己预期的效果已经达到了。



  一排长自始至终没有再说一句话,我看他的样子多少还有些不甘,于是开口对他说道:“你的信号弹还没有拉响,所以还有机会再来一次,而且在树林里没人看见,所以你不必担心丢不丢人的问题。”



  本以为一排长真的会重整旗鼓再与我较量一番,可谁知他直起腰板笑着对我说道:“谢谢你解班副,谢谢你的说教,要不是你我应该还处于执迷不悟之中,是你的一番话点醒了我,要不是我功利心太重,我怎会忽略自己埋下的‘地雷’,要不是功利心太重又怎么会有这次的赌局,这一切因我而起,那就从我这儿结束吧。”



  说完他便摸向了后腰的信号弹,见状我连忙欲上前阻止,因为一旦他拉响信号弹也就预示着他的失败,那他以后还怎么带兵,那些兵会怎么说他没准还会嘲笑他连个炊事班班副都打不过。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