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 国安特训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一百五十八章 国安特训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五十八章 国安特训

  由于我们几个都没有接受过专业训练,虽然有两个专业的,但这种事都是以小组为单位,故而我们失去了审讯这名东瀛鬼子的机会。



  不过后来听说我们这次瞎猫碰死耗子还真碰到一个大案,要不是我们发现的及时,国家将损失惨重,不过我们并没有因为这个而得到什么奖励,开始的时候大家还有些想不通,可等日后我们才算明白部里的良苦用心。



  此事过后,我们回到部里,没办法毕竟老齐和福根还没有身份,加之我们仨还得接受系统训练,故而无法直接回奉天。



  说是我们被训倒不如说是我们自己主动要求的,特别是福根,他张罗的最欢,他觉得自己要学的东西还有很多,起码万企和铁军玩的那套他就做不来,所以他准备从头一点一点学起,让自己不再像军人。



  可有些东西已经是根深蒂固的了,想我颓废了那么多年才把部队的那些习惯侵蚀掉,老齐还好些毕竟在社会上也摸爬滚打了一阵子,在我们这里最难的就要数福根了,他可以说是刚从部队李走出来。



  刚刚定了型就又要打碎重新拼到一块儿,这对于福根来说甚至有些精分,当然这些事情部里也都帮忙想到了,故而在我们训练的时候,除了保健医之外还多了一名心理咨询师。



  不过他更像是福根的专属医生,没办法在我们当中福根的问题更加严重一些。



  其实国安的训练跟部队的训练有很大一部分是相同的,当然我指的是特种部队的训练方式,毕竟有些东西常规部队是不用接触的,这样一来我和齐解放倒是占了便宜,毕竟有过经验也算是有些心理建设不会再被其有些夸张的训练风格所吓住。



  我忽然觉得所有训练的最开始都是要考核下你的体能,当初我以为这和高考时检查身体一样,结果人家是根据这些数据来划分我们适合的岗位。



  和我当初的预想差不多,虽然年岁上了些但爆发力和耐力齐解放比其他几人都要强上许多,而对于动态事物的捕捉能力以及抗压力上福根绝对技高一筹。



  铁军的抗击打能力强些,其他各项指标比较均衡,而在智商和创造力上,他和万企则平分了秋色,当然万企在他们几个当中除了脑力外其他各项指标都是最差的。



  至于我嘛,自然也是这几个家伙最关心的,当我检测完一项项数据跃于显示器上的时候,这四个家伙几乎异口同声地喊道:“怪物!”



  我简直就是他们几个的综合体,每一项指标都高的吓人,就连为我检测的工作人员也是不住的侧目,毕竟这样的数据放在哪都够乍眼的了。



  其实我们检测的这些数据一是上报给部里,二来其实就让队长来做参考的,毕竟最终的人员的职位分配是由我这个队长来做,也就是说他们要想干什么活得由我来分。



  其他人还好些,单是万企,这小子将我拽到一旁低声且谄媚地对我说道:“老大,我啥本事你也看到了,所以在分活的时候是不是可以认真考虑下我。”



  我眼神迷离地看向他,然后说了一句大概能让他吐血的话出来:“考虑什么,难道你想冲到最前面,要是这样的话根本不用考虑,我同意了。”



  万企顿时脸一垮,苦哈哈地对我说道:“老大,你能不拿我涮着玩不,我去冲锋陷阵,那这任务是不想完成了,你要是这样想的那我就打头阵。”



  我故作惊愕地说道:“那可不行,既然选择了冲锋陷阵那就得把任务完成漂漂亮亮的,要不接这任务干什么啊!”



  万企“啊”了一声,不过当他抬起头的时候却发现我在冲他笑,这小子才弄明白原来我是在戏弄他。



  “那个老大我先撤了,虽然我是国安出身,但我觉得自己还得加强训练这样才不会拖兄弟们的后腿。”万企打着哈哈,脸虽然朝着我可腿已经开始向后撤了。



  即便是能力如我也需要系统培训,毕竟国安的工作不像战场那么直接,国安也需要战斗力但它需要更多的是谋划,那种你把别人掌握在股掌之间的能力,只有这样你才能得到想要的东西。



  但在学习这些之前,让身体恢复之前的训练强度适应各种突发状况,我觉得还是必要的,毕竟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要是没有个好身体,就算有一聪明的头脑,脚下的路也走不长远。



  国安的训练场在地下数十米深的地方,在这里不管是新入职的还是已经在这条战线上摸爬滚打多年的,都会在这里受训或者自我恢复。



  故而这里很宽敞,就这么说吧,同时举办四场足球比赛这场地还有空处,听着场地内教官的训导声,听着国安人员们发泄似的呐喊声,还有那粗重的喘息声,我忽然觉得自己回到了特种部队,一时间只感觉体内的血液都在沸腾,浑身上下积攒的力量只想找一个突破口发泄出来。



  我看到了我的四名队员,虽然已经是合格的国安战士,但万企和铁军还是同福根还有齐解放一起做着各种训练。



  这种训练对于他们几个来说简直就算是小儿科,所以很快他们便完成了最基础的训练科目。



  不过之后的科目可就没那么简单了,他们几个被带到了一片建筑物前,说是建筑物其实就是模拟街道的环境搭建的一些障碍,多数都只有一堵墙。



  或许是教练下达了命令,只见他们四个直接朝那些所谓的建筑物冲了过去,攀爬跳跃跨跃,我觉得这动作更像是当下比较火爆的跑酷。



  我明白这么做的目的,一是让国安的战士们不管在什么环境下都能抓到人,同时也是让国安的战士们练就一手逃生的本领,对于这种做法我很是赞同,这年代在实力悬殊的前提下去拼命的事儿已经很少了,当然除非遇到特殊情况,否则人们都知道打不过就跑。



  当然相比于国安人员的性命,那些涉及到国家重大机密的情报才是更重要的,但有时在被敌人围攻的时候,不被抓俘虏也是国安战士要做的。



  这种训练得练上一阵子,所以我便迈步朝着场边走了过去,本想着从头开始,可就在我准备加入到那些训练的人中间的时候,龙华突然出现在了场边。



  我很是惊讶地看着他,然后开口问道:“队长,你不是赶早班飞机离开了吗?”



  龙华扶了扶额头苦笑道:“临危受命,应我们家老爷子的命令,你还有你未来的队员将由我亲自训练。”



  我用手指着他,满脸地不可思议,同时心里暗暗叫苦,虽然没被龙华直训过,但光是凭他日常的表现也不难看出他的手段。



  见我露出痛苦的表情,龙华嘴角一扬,然后略有些挑衅地说道:“怎么,堂堂炊事班的接班人,难道要临阵脱逃吗,我记得你们平日的训练也挺苦的,怎么这么久不练了就适应不了啦?”



  这家伙知道我的软肋,所以故意用话激我,而我实在也是不够争气,偏偏就吃这口,最后还是成功被龙华挑起来战斗欲。



  “既然你没有异议,那咱就开始吧,堂堂东北虎炊事班精英,应该不屑于跟这些普通国安战士相比吧,这样,他们每天的训练量是五公里的负重跑,五百下蛙跳,五百个俯卧撑,来回往返五趟的五百米障碍跑,咱都是老兄弟了,哥哥我照顾你点,就在他们的基础上加一倍。”龙华笑着伸出手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那一刻我真想一口把他的手指咬下来,但最后我还是照着他的训练方案做了下去,虽然我是那些国安战士们运动量的一倍,但我的速度却比他们快上不少,故而在我完成十公里负重跑的时候,国安战士们也就才跳了不到一百下的蛙跳。



  负重跑、蛙跳、俯卧撑这三样全都做完之后,我只感觉自己的四肢有些酸胀,腹部有些发热,我这要是以减肥为目的,估摸此刻已经乐的跳了起来。



  缓了一刻钟之后,龙华将我带到了之前福根他们练习用的那个训练场,刚才在场边并未觉得这有什么特殊,也就和部队的障碍跑一样,可真到了近前,看着前面的那一堵堵墙我才明白,这远没有那么简单。



  绝对尽可能的还原了街道上的一切建筑,有的墙面甚至就是一面光滑的镜子,别说脚踩手抓的地方了,估摸就算是苍蝇上去都得劈叉。



  不过障碍跑也只是障碍跑,根本没有什么过于复杂的,可真等我开始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事情远没有我想的那么简单。



  就在我准备翻上一个墙头的时候,一股劲风突然从我的身后袭来,我不敢怠慢赶忙闪身将其躲过,可这边刚闪开,另一个方向又有东西掷来,没办法我只好尽可能快地越过了这个障碍。



  本合计着能喘口气往下进行,可两道红外线光芒照在了我的身上,或许是条件反射吧,我赶忙朝着下一个“房子”冲去。



  就这样,每当我爬上一堵墙一间房的时候,总会有各种东西朝我招呼,总之这并不算很长的五百米把我累了个筋疲力尽。



  待我站到终点,一个教练模样的家伙催促道:“赶紧往返跑回去!”



  跑回去,开什么玩笑,到现在我的气还没喘匀呢,就让我跑回去,我甩了甩头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



  “这是龙教官的命令,所以还是请你遵守!”教练模样的家伙瞪着眼睛对我说道。



  拿龙华来压我,就算是龙老爷子来也得让我喘口气吧,再说了,之前看福根他们训练的时候也没有那些零碎啊,怎么一到我就又是红外线又是转头瓦块的,难道就我欠扁吗?



  我依旧站着未动,那教练看了我几眼,大概是觉得不是我对手便也就放弃了,他掏出一个类似对讲机的东西叽里呱啦地说了一通,我便看着龙华朝我们这边走了过来。



  看到这儿我心里暗暗觉得好笑,这简直就和小时候似的,两个孩子打架一方打不过了便回家去找家长,而龙华自然就是家长了。



  “你小子怎么不按规矩办事儿,还想不想留在国安了?”龙华一到地方便劈头盖脸地对我吼道。



  本来吧我还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被他一吼我也板起了脸,同样瞪了回去:“到底谁不按规矩办事儿,为何别人从这里通过只是爬爬墙,翻翻房,而我呢除了这些还要躲避别人的偷袭,试问下这是什么个情况。”



  龙华并没有因为我的质问而停滞,相反一挺脖子反问道:“你和他们一样吗,你要觉得自己和他们一样,那我们就按普通规矩办事,可你要是觉得比他们强就得按照我们的规矩来!”



  他的这番话一下子就给我整没电了,不过在我再次出发前我还是小声嘟囔了两句:“就会动嘴皮子,有能耐你也来一遍。”



  真不知是我嘟囔的声音大了,还是龙华这家伙的听力太好,他猛地将头扭向我,然后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我从他的眼底读出了一丝失望的意思。



  他没有对我说什么更没有再催促我,而是走到那名教练身边低声耳语了几句,我只看到那名教练瞪大了眼睛看着龙华,然后大力地摇着头,而龙华则又低声说了几句,那人这才长叹了一口气。



  他们在说什么,怎么那教练的眼神也透着失望,难道真的是我做错了,还是我变得矫情了。



  看着那名教练远去,我便想转过身去问龙华是怎么回事,可当我扭回头来却发现我的这位队长正做着全身的拉伸动作,那一丝不苟的样子就好像即将要面对一场战争似的。



  我隐约好像明白了什么,不过却有些搞不明白为何龙华要如此大动干戈,以他的本事,简单的热身运动便可以通过这五百米,干嘛要弄的如此麻烦呢。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