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一章 竞争对手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一百九十一章 竞争对手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一百九十一章 竞争对手

  第二天我的那两位师父没有来饭馆报道,想来是觉得我们人手够用,在家休息或者去榭玉了。



  新来的那几个员工到的挺准时,都没落下早上搬菜的这个环节。



  由于昨天福根的那句话,让我格外留心最后来的那个厨师,我记着他身份证上的名字叫木佳,这家伙在搬菜的时候显得特别的卖力气,给我们的感觉就像是在向我们说明着,因为我们将他留下,他很感恩,所以要加倍努力的干活来报答我们。



  可要是没昨天的事儿,我没准儿真的会这么想,但现在我却显得很冷静,同时我更加注意的是他干活时的细节。



  果然在搬最后一趟的时候,这小子露出了一丝马脚,送货车上有李煜店的联系方式,这算是一种在普通不过的广告方式了,木佳在搬完倒数第二趟的时候,忽然停了下来,然后用手轻捶了两下腰。



  这个动作很普通,干活干累了歇歇腿儿直直腰,谁也不会在意谁也不会有意见。



  木佳在捶腰的时候扫了两眼车厢上的电话号码,大概是怕记不住吧,又多瞄了两眼,他的动作很隐蔽,只要不留心是绝对发现不了的。



  记送菜的电话,什么意思,难道他觉得李煜给我送的菜也是好的,他想让自己的老板从后面插一杠子。



  这会儿我不打算怎么样他,一来没有直接的证据,二来我还真想看看和他接头的人到底是哪家的。



  为了引出所谓的敌人来,我把今天的菜单特意改成了卤味,这种吃食可是一个厨子一个方子,所谓的方子并非是调料的种类,其实烀卤味的调料一共就那么几种,要嘛全放要嘛在其中取舍一两样,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每种调料的比例问题。



  在我让福根把菜单写到黑板上的时候,我便看到木佳的眼睛一亮,然后异常主动地担负起将那些肉啊,下货啊运到厨房的工作。



  卤味自然是要尽快弄好,所以我直接随着那些材料一起来到了后厨,另两个厨师在整理着蔬菜的摆放,查看着调料的多少,唯独木佳站在一个最佳的方位,一边装模作样的摆着菜,一边时不时地往我这边瞄。



  我暗暗冷笑,看来还真是让福根给说中了,这家伙还真不是个善茬,竟然用苦肉计来骗取我的同情。



  材料都被我汆好水了,接下来就是卤味最重要的一个环节了,那两个厨师见我要放料了,便对我说道:“老板,那个我们看看外面有没有事儿,去帮着忙活忙活。”



  这俩都走了,木佳要是不走就显得他的意图太明显了,所以他有些遗憾地随着那两位便要出去。



  这他要是走了,我去哪抓那个幕后主谋啊,所以我笑着说道:“没事儿,没啥秘密的,你们该忙啥忙啥,不用有所顾忌。”



  听我这么说,那俩名厨师先是一愣然后有些尴尬地止住了脚步,虽然没有走出厨房,但他们干活的时候始终是背对着我的。



  至于木佳,我想他在我说完话的那一刻应该就差兴奋地跳起来了,他连忙走回到原来的那个位置,继续装作干活的样子。



  在往布兜里装调料的时候,我故意把动作放慢,放调料的时候把手高举,然后让那些调料从高处落下,这么一来大概多少的量便能看的清楚。



  我用眼角余光扫了一眼木佳,只见他手上的活也停了,双眼直勾勾地看着我的手,那专注劲儿想来他上学高考那会也没这会儿高。



  当然了我又不会傻到真的把自己的配方都让他看到,像八角花椒陈皮这些东西他随便看,可有几样调料是不在这一堆儿里面的,本来没想防着谁,可木佳这事儿干的恶心,故而我便在昨晚把几种调料磨成了粉放在了围裙的兜里。



  见我只放了那几样,木佳也有点纳闷,他也是厨子,自然知道卤味中的百种味道是怎么回事儿,可要是光用这些就能牢牢地拴住客人们的胃,这未免有点夸张了。



  但这两天的客流量可都在他的心里,而且第一天的时候我就做了卤味,当时那场面他可是记忆犹新。



  虽然不大相信,但他还是把我放了什么放了多少甚至放的顺序都记住了,见我没有动作了,他这才借故走出了厨房,而就在他出门的刹那,我把锅盖打开,将围裙兜里的调料全都倒了进去。



  毫不意外的又是忙碌的一天,所有人那绝对是脚打后脑勺,两班倒到活最多的时候两班人一起上。



  当然了我的卤味又一次成了当天的点单冠军,而每次给客人切卤味,木佳便主动揽起这个活计,哪怕手上有活也会以最快速度完成然后去弄卤味。



  我一直冷冷地看着,甚至还看到这家伙偷偷地往嘴里面放了两片,吃过之后木佳的眼神变得有些迷离,大概是在想为何我只放了那几味调料,这卤味的味道便如此千变万化,一时间除了被美味征服,他整个人也有点迷惑。



  不过这也加速了他把配方送出去的速度,因为他想验证下,我的这个配方到底好不好用,他们用这个配方能不能做出味道一样的卤味来,要是成功的话,他们会第一时间把配方公正注册了,还会弄个专利再来个品牌,直接把这个配方给垄断,以后我要是再用就得付给他们费用。



  当然如此歹毒的计划我是不知道的,我现在只想找出那个幕后的人来对峙一番。



  晚上打烊之后,我给大家都发了两百块的红包,算是这两天对大家表现的一种认可,虽然与营业额相比少了些,但好在这些人都挺高兴,因为在他们之前打工的地方这种事儿从来没有过的,刚上班两天老板就给红包,以往他们可是到开工资那天老板都不愿意从兜里掏钱呢。



  等他们都走后,我把老齐派了出去,让他尾随着木佳,看看他去了哪里。



  不过让老齐去干这活还真是有点屈才了,可为了弄清情况也只能委屈他一下了。



  大概在午夜十二点左右的时候,店门被推开了,老齐从外面满脸阴沉着走了进来,看得出他很生气。



  老齐的脾气向来很好,生气的时候简直太少了,甚至可以说我们从未看见过他生过气,可今天这位老同志简直就像是一个即将爆炸的炸药桶,只要别人稍微一碰他就会爆炸。



  万企这家伙很会来事儿,赶忙跑到吧台给齐解放端来一杯加冰的柠檬水,这位大哥也是豪气,连着小冰块儿一起整杯水全都干进了肚子里面。



  小块冰被他用力的咀嚼着,那样子好像要把人咬烂撕碎般,非得嚼的粉碎方能解心头之恨。



  “老兄,这是出了什么事儿让你气成这个样子?”万企小心翼翼地问道。



  齐解放把桌子猛地一拍,然后气呼呼地说道:“小人,实实在在的小人,枉咱们对他真心一片,看他可怜将其收留,可谁知此人竟然偷师,而且还去了临近的一个大馆子里。”



  说到这儿大家全都明白了,福根略有深意地看了我一眼,我点了点头淡淡地说道:“我的目的就是想知道是谁家干的,既然主人家出来了,那我也就不能闲着了。”



  “老大,我们跟你一起去吧,毕竟你自己人单势孤的,再让人给你收拾了。”万企有些紧张地说道。



  我扭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笑着问道:“你觉得他们能收拾了我?”



  铁军在一旁附和着万企地话:“双拳难敌四手,好虎架不住群狼,就算咱有天大的本事,可遇到一群歹人,咱也得留心注意不是。”



  齐解放似乎明白我的意思,于是开口建议道:“这样,进店去抓脏你自己就可以了,我们在外面等着,一旦里面有什么动静我们几个再冲出去也不迟。”



  “老齐哥这个想法好,我们也不至于暴露,你也吃不到亏!”万企连忙迎合道。



  无奈我只好点头同意,因为我明白,只要我这不点头这几位指不定还会想出啥主意来。



  老齐带路,我们一行五个人来到了木佳走入的那家饭店,这家饭店与我们的馆子只有一道之隔,它在主路上,是个挺大的馆子,甚至包办个酒宴都没有问题。



  可透过玻璃窗,我却感觉这家店的人气并没有像它家的店面一般大气旺盛,相反显得还有点冷清。



  老齐指着店门说道:“队长,木佳那小子就是从正门进去的,看得出迎宾什么的跟他还挺熟的,我甚至怀疑这家伙会不会原来就是这家店的厨子。”



  我神色平静地说道:“到底是何方神圣,等进去了就全都知道了,你们在这儿等着吧,我进去会会这家店的老板。”



  说完也不等兄弟几个再嘱咐几句我便大踏步朝着那装潢大气的门楣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虽然已然午夜,但这家店已然灯火辉煌的,不过门口已经没有了停泊的车辆,想来店里已经没了客人。



  旋转门已经关闭,于是我便来到了侧门,伸手一推果然没锁,我也就没再客气直接推门而入,迎宾的司仪应该早都下班了,只有吧台后面有个女人低着头站在那里。



  听到门响,女人下意识地抬起了头,当看到是一陌生人的时候,她连忙笑着对我说道:“真的很抱歉先生,本店打烊了,您要是想吃东西就请明天再来吧。”



  “打烊了,可我怎么看着这大厅灯亮着,后厨的排风还开着呢,这分明还在接生意嘛,吃饭就我一人,我也不点什么费时费力的菜,就把你们店里最简单的菜给我上两个再给我配碗米饭就行了。”我说话的声音很是和气,给人的感觉我就是来这儿吃饭的,根本没有其他想法。



  女子从吧台走了出来,略带歉意地说道:“真的很抱歉先生,我们店真的打烊了,你看到后厨还在冒着炊烟,那是我们大师傅正准备我们工作人员的夜宵,所以还是请您移步吧。”



  我突然一改刚才和善的面孔,言辞犀利地问道:“宵夜,你们员工的待遇这么好啊,看来你们家店的生意一定很好。”



  女子是这家店的老板娘,自然知道后厨在干什么,听我说他们家生意好,她的脸色便有些难堪了起来,但这笑容依然还是挂在脸上的。



  “是啊,这段日子工作比较多,老板和后厨大师傅对我们的体谅,就给我们弄了个夜宵,其实就是个小型的聚会。”老板娘继续扯着谎。



  “既然是给员工的加餐和鼓励,可为何整间店现在只有你一个人在,其他人呢,都去了后厨吗?”我追问道。



  老板娘这回可不知道该回答什么了,我可不打算继续装下去了,于是很是直接地说道:“卤味研究的怎么样了,做没做出该有的味道来,要不然我给你们支两招吧。”



  老板娘一听脸色立马就变了,她有些慌张地对我说道:“先生,我们真的打烊了,您要是想来吃饭就明天来吧,我们现在不招待任何客人。”



  “木佳,我知道你在里面,咱们是不是能出来好好聊聊啊。”我没有理会老板娘,而是一边朝着后厨走去一边高声喊道。



  这下老板娘彻底翻了脸,她用手拉着我的手臂,用尽全身力气朝门外拽去,同时威胁我道:“先生,我跟您说了,店打烊了,我们不接待客人了,请您离开,要是您在这般无理取闹的话,休怪我打电话报警。”



  伴随着她的威胁,后厨则是噼里啪啦地响作了一团,显然是被刚才我那一嗓子吓了一跳。



  可女人终究是个女人,一般男人她都不一定拉的住更别说我了,基本上我是拽着她朝后厨走去的。



  “这家店谁是老板啊,再不出来,这漂亮的老板娘可就惨了。”我所指的惨是指被拖行之后的惨状。



  可这家店的老板大概是误会了,只见大概是后厨的门一下子被推开了,从里面钻出来三个人来。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