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七十一章 化零为整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特种炊事班第二百七十一章 化零为整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第二百七十一章 化零为整

  空旷的草地,这让雇佣军的首领们很是抓狂,他们已经尽可能地采取了地毯式推进,可为何还是没能抓住对方,莫非这些家伙真的会什么神奇的术法,能够凭空消失。



  大概应该很是不甘心,这些首领们连商量都省去了,直接命令部队继续开始寻找,而起搜索的半径加大,搜索时人的间距变小。



  地毯式搜查其实就是人们站成一横排,然后一点点往前走,用最小的密度把敌人或者其他一些东西给找出来,通常这种方式用在航母上或者雷区更多一些,再者就是找失踪人口,至于如此大动干戈地寻找敌人,绝对算得上首次。



  虽然这样让我们的处境变得危险了,但我们却很希望他们以这种姿态,虽然他们都有武装,但如此行进跟把自己晾在敌人枪下没什么区别,突击抢横向一扫,准头足点的话,那绝对就是一排十好几口子人的成绩,不过在没有完全把握的时候我们可不会冒着危险。



  人是扫死不少,可我们藏身的位置也会被发现,到那时就可以领会众矢之的到底是个什么意思了。



  搜索的队伍虽然密集,但仍然会有空隙,加上一人多高的草丛直接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天然的屏障,加上我们又是以小队为单位,在搜索队伍中来回穿行虽然危险些但并不是不可能的。



  果断发出信号,所有小队突破搜索绕到敌人后面去,之前的战斗让佣兵团的大佬们在前线押了不少战士,在他们以为这么多人抓一支队伍简直绰绰有余,而且绝不会再让我们逃掉,可他们怎么都没想到我们却巧妙地绕到了他们的后面。



  没错我的目标正是兵力空虚的驻军基地,这些临时基地里这会儿应该很是空虚,就算有重火器也够呛有足够的人去操作。



  既然化整为零就意味着我们不会强攻,偷袭是打击敌人自信心,消磨对方意志力,减弱对方战斗力的有效途径之一。



  很快二十多支队伍分为四个中队,分别朝四个方向的敌军军营而去,为了让实力均衡一些,故而我们这个中队人数是最少的,只有十五个人。



  除了我们五个教官外剩下两队实力都很一般,故而直接被我们命令作为辅助部队策应接下来的行动。



  本以为这十名战士会因为没当上主力或者没独当一面而沮丧,可真等我们分配完任务,他们每个人的眼睛都是亮的,那应该是一种兴奋的意思。



  我们负责的是东方的那座临时基地,在不明情况的前提下,我们没有让那十名诺巴族人靠近,完全是我们五个凭着自己的经验摸到了营地外围。



  万企用我们特殊的交流方式告知那十名战士,让他们做好远程狙击和警卫的工作,其余的有需要的时候自会把他们喊上。



  尖刀仍然是老齐,他孤身一人快速地把营地绕了个圈,大致了解了一下里面的情况,等他回来后直接把还在外围的战士给叫了过来。



  “那些大佬们真是恨咱们入骨啊,我看要是咱们再玩几票的话,那我估摸这基地也就空了,或许他们会开着坦克装甲车一点点地往前推进,总之这里不会留人。”齐解放笑着说道。



  福根刚才一直用狙击瞄准镜观察着,这会儿他补充道:“齐哥说的没错,这就是一座空营,除了站岗放哨的一个排之外再无他人。”



  万企这会儿小心谨慎的劲儿上来了:“你们怎么就肯定里面没人了,难道就不怕这是敌人玩的一招诱敌深入?”



  我摇了摇头说道:“刚才在与那些佣兵团交手的时候我粗略地计算了一下,在里面搞地毯搜查的大概有三百多号人,而且我在之前查过这些佣兵团的资料,他们的人数和诺巴接近,都在百十来号人,这样一来四个佣兵团顶天五百人的配置,里面有三百多,外面最多两百好人,然后又分别在四座营地里,那么诸位请想想这每座营地里最多有多少人,另外他们能想到我们同时攻打四座营地吗,或者说他们想过我们能越过封锁线来攻打他们吗,所以毋庸置疑咱就干吧!”



  虽然我的队伍很民主,但在一些时候我的决定还是决定着最终的走向,于是我们十五个人直接来到了营地外的草丛之内。



  几米外便是被敌人修整的还算整齐的草皮,他们特意把长草给割断,这样既方便他们来回行走同时也利于装甲车的停泊。



  看着另外两个小队,我严肃地说道:“一会儿注意我们的动作,战斗知识很大一部分来自于实战,理论只是让你能更好的规避错误减少伤亡,而真正保命的还是平日里战斗中积累的经验,今天这一课先由我们演示一遍,等过后再有类似情况的时候,就需要各位亲自上阵了。”



  在两队队员点头的时候,我们五个已经冲了出去,就像老齐和福根探查到的那样,整座营地里只有二十多名战士,而且他们似乎对自家部队的能力很有信心,故而这会正昏昏欲睡,要不是任务在身,想来已经在梦中当新郎了。



  还是那不变的规矩,偷袭能不用带响的家伙就尽量别用,这会儿身上的各个零件能成为杀人的武器,手中的绳子能成为杀人的工具,至于匕首和刀那就再常见不过了。



  没怎么费力,我们便摸到了几名士兵身后,各种手段用上之后,敌军营地里便出现了几个自始至终一动不动的战士。



  短时间还好,要是时间久了定然会被发现,可我们又怎么可能拖上太多时间,搞定一批便继续深入去搞下一批。



  二十几个人,说实话都不够我们任何一个人塞牙缝的,短短不到五分钟的时间,二十多名敌军便去了那个世界。



  看着草坪上停着的几辆坦克,我们荆棘小队的几个人笑了,这种大杀器谁不喜欢,外加上这又是别人的,不用白不用。



  招呼着另外两小队的兄弟分别钻进了三辆坦克和两辆装甲步兵车里,油门一给,马达的轰鸣声便在这片大地上响了起来。



  或许是得了我们的真传,另外三个方向竟也传来了同样的轰鸣声,这回我们也不客气了,笑着对舱里的两名队员说道:“瞄准了给那些想围堵咱们的家伙来上一炮,让他们知道咱们在哪。”



  舱室里的两个诺巴族人很是兴奋地应道,同时将一发炮弹上了膛,虽然距离那些佣兵团还有一段距离,但起一个震慑作用还是可以的。



  等炮弹发出去之后,我真的想好好表扬舱里的那两个族人,甚至我有一种想把他们挖到我国炮兵学院里的冲动。



  炮弹划过天空绘出一条完美的曲线,竟直接在佣兵团的外围炸开了,虽然没有直接炸到人,但爆炸产生的冲击波还是把那些雇佣兵冲的人仰马翻,有几个还受了伤。



  有了我带头,其他兄弟们就像得到了进攻的命令般,纷纷驾驶着重武器朝着人群便杀了过去。



  之前我们是化整为零,那是因为敌人的数量高出我们太多,现在我们补充了重武器,不再惧怕他们,那我们就化零为整,一起开进去来一个大杀四方。



  渐渐地所有的坦克也并成了一横排,我们推进的速度可比敌人快多了,而反观那些刚才还不可一世的家伙们,现在就像夹着尾巴的狼一般落荒而逃,那等惨状用语言都难以形容。



  士兵们虽然很落魄,但那些佣兵团长们似乎还在摆着自己的臭架子,他们站在队伍的最前方大声喊着士兵们抵抗,甚至有几个还直接开枪打死了自己的战士。



  佣兵团本就是乌合之众,他们更多的是因为利益而走到了一块儿,至于士兵他们多数都只是想吃一口饱饭,然后因为端着枪而让自己的内心感到安全,仅此而已。



  所以一旦出现了不可逆转的情况,什么命令啊指挥啊都是狗屁,这会儿谁能活命那才是真的,所以真当自己的兄弟被团长或者首领枪杀的时候,这些人直接举起了枪反了自己的兵团。



  我们不是野兽,可就算是野兽也懂得自然规律不会赶尽杀绝,我们人类的情感算得上最丰富的,看着那些为活命而奔波的人们,恻隐之心直接占领了高地。



  “把你们的武器都扔了,然后离开这个地界,从此不要在涉足雇佣兵这个圈子,否则下次见面你们就不会这么好运了。”大声地对那些试图逃跑的战士们说道。



  声音落下,就好像如同大赦一般,一杆枪,两杆枪,接着就像扔垃圾一样,上百杆枪被他们给扔掉了。



  为了给那些还在犹豫的家伙们一剂定心丸,几辆坦克就像商量好了一样,一起发了一枚炮弹,当然我们不会去轰投降的战士,这几发炮弹都在不远处爆炸了,共振产生的效果让这附近的地面都发生了晃动。



  还心存侥幸的家伙们这会算是被彻底击碎了信心,他们把枪扔了,然后跑的比之前那些人还快,大概他们一刻都不想在这儿呆下去了。



  “不许跑,谁要是再跑我可就开枪了!”一位佣兵团长举着枪冲着人群高声喊道。



  可这会儿谁能听他的话,谁会听他的话,不过这个疯子还真敢开枪,两声枪响两名不知是谁的手下应声倒地,他大喊着这就是下场,可结果却是无用的,士兵们依旧向四周逃窜着。



  一气之下他又一次举起枪作势要射击,不过先于他福根的枪声已经响起,原本看似很结实的一把突击步枪却被从中间给射断了。



  “谁给你的勇气让你开枪的,两枪不行还想多来几下,你问过我们了吗?”万企略带讥讽地说道。



  “我教育士兵用不着别人来管,你们要是想杀我那就尽管杀,皱皱眉头就不是英雄好汉。”佣兵团长挺直了腰板一副大义凛然的样子。



  “你的士兵,可他们为何都不听你的话啊,他们现在是自由身,没有谁能够命令的了他们,几位大佬,你们的枪是准备让我们自己搜呢,还是你们自己交出来!”万企冷着脸呵斥道。



  在几百名士兵拥护的时候,他们人五人六的,威风凛凛,可一旦失去了这层外衣,他们又跟普通人有什么区别,最最关键他们这会儿面对的是一排铁疙瘩大块头,就算再给他们几个胆子十几斤的信心也不敢动弹半分。



  他们都很明白,对于雇佣兵和兵团长两者的待遇是不一样的,当然了要是这支队伍是那种上下一心的,那就另当别论了。



  “在诸位英勇负义之前,我想先证明几件事儿?”一屁股坐在坦克上,有些痞气地看着这几位军团长 。



  似乎有些认命的这些军团长都耷拉下了脑袋,就连刚才那位叫嚣的也不例外,我没关他们同不同意便直接开口问道:“请问几位,是谁把我们的行踪泄露的,又是谁放出了假消息?”



  其中一位抬起头冷笑道:“你应该早就知道答案了,为何还要问我们,这很有意义吗?”



  “我只是想听听正确答案而已,这没问题吧?”我微笑着说道。



  “酋长、战斧、祭司!”一连报出三个名字,完全和我们之前的推断一模一样。



  “在此之前你们似乎并没有接下进攻石堡的任务,可为何临时改变主意了呢,难道真的是因为钱吗?”我继续问道。



  或许觉得真没戏了,那家伙也就破罐子破摔了:“确实是因为钱,只不过并非是你在佣兵网上看到的那些,攻打石堡只是一部分,另外还有人出钱要买你们的人头,不用问我是谁,因为我也不知道,想来是和你们有仇的人吧。”



  我在第一时间便把酋长佣兵团给排除了,因为我们只是刚打交道,之前无冤无仇,他们根本不需要花大价钱买我们死,那么现在唯一的一种可能就是石堡里的鬼瞳,他知道我们来了,于是想不费一兵一卒就把我们给解决掉,当然要是我们命大那就帮着他解决掉那些要攻打石堡的人。



特种炊事班 https://www.9366zt.com/Read/44795/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