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七章 拍卖行刑权

上一章返回目录返回书架添加书签下一章

配色:

字号:

+大 -小

网游之拼命成神第三百一十七章 拍卖行刑权有声小说在线收听
  

  凌飞雪是十分的敬重王思莹的,不单单敬重,还有那么一点点的爱慕。可是,这种大是大非面前,是没有儿女情谊可讲的。就是凌飞龙今天来了,王思莹的皮肉之苦也是避免不了的!凌飞雪在情报统计司也是几年时间了,对刑讯之类的事情也是习以为常了,所以,对王思莹这样的折磨,在她看来,还真不怎么过分。特别是她,总想探探王思莹的忍受底线,王思莹也确实没有让她失望,从始至终,没有求过一次饶!皇族出身的人,大多都有无视生命的癖好,对别人的痛苦,很少有怜悯之情。凌飞雪也是一样,在她心里,既想王思莹向她跪地求饶,又想王思莹能够顶天立地。

  “王思莹,你还记得这里吗?”凌飞雪冷冷的问道。

  “当然记得!”王思莹侧过头,用自己的肩膀擦了一下嘴角的鲜血,用力的睁开已经粘连在一起的眼睛看了看说道。

  “面对被你屠杀的20万英灵,你有什么话说吗?”凌飞雪大声的问道。

  “没有。”王思莹很平静的回答。

  “跪下!”凌飞雪见王思莹一点点的悔过意思都没有,立刻气愤的吼道。结果,王思莹像没有听到一样,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公主让你跪下呢!”王思莹身边的押解人员嘴里说着,脚下用力向王思莹的膝盖后方踹去!王思莹被踹的向前扑了几步,但随即又恢复平衡,依然站在那里!

  “诶呀!你可真牛啊!”押解的看守气急败坏的又踹了几脚王思莹,但,王思莹仍然拒绝跪下!

  周围的围观的玩家都是京津唐地区的各个行会的高级管理层,都是被中州帝国衙门特殊邀请来观看这次王思莹谢罪的。人数不多,但也有十几万人,见到王思莹那一刹那,人们真的是义愤填膺!公仇私愤啊,今天可下能解气啦!可下看到王思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得到应有的下场了。但是,当大家看到浑身鲜血淋漓的王思莹被带到这里,虽然浑身是伤,但还能立而不跪,大家心里不禁的暗暗佩服!能被请到这里的人都不是平平之辈啊,都是在游戏里有头有脸的人。见到王思莹这样,都萌生出一种想要招王思莹为己用的心理。

  凌飞雪见王思莹倔强的站在那里,气急的向身后的棍棒手一挥手,两个棍棒手也不答话,提着水火棍就来到王思莹的身边,抡起水火棍就向王思莹的双腿的膝盖下方砸去!棍棒手平时就是负责行刑的,就是负责打棍子,手里的水火棍也是有讲究的,棍子材质都是经过精挑细选的上好木材,都是浸过油的,扔进水里都不浮上来的那种木材。棍子被漆成均等的红黑两色,寓意是水火无情,故称水火棍。其实,黑色这边都是包厚铁皮的,红色的那边是普通的木材,行刑的时候,就看被打棍子的人的表现啦,给的钱多些,就用红色这段打,如果不识相的人,或者是那种人神共愤的人,那没有办法,只能享受黑色这段了!今天,我们的王思莹很是有幸,享受到了黑色那段棍子的责罚!没有打第二下,就是一人一棍子,就听王思莹的骨头发出的咯咯的碎裂声响,王思莹整个人也瘫倒在那里!众人再一细看,只见王思莹双腿的腓骨已经被打断,森森白骨支出了肉外!两个看守把王思莹驾起来,跪在那里!

  “这···这···这也未必太残忍了吧?”玩家群里有人低声的说道。

  “是啊!是啊!太狠点了吧!”有人附和说道。

  “听说,王思莹是作为人质来大都的,可不是被npc军队抓住的!这样对待人质,是不是也违反什么条约不啊?”有的玩家信息灵通一点,低低的声音说道。

  “唉!咱们中州的npc啊,被人家几万人打得屁滚尿流,如今又拿人质耍威风!不知道今天喊咱们来看什么!有能耐你把人质砍了!”一个一脸胡子的玩家,大声的向着凌飞雪那边嚷道。

  “肃静!”凌飞雪两眼一瞪,厉声吼道。顿时,玩家们不再说话啦。

  “今天!老天有眼,能让屠杀20万战俘的刽子手能跪在这里谢罪!让大家来,也是对死去的20万军人有个见证!”凌飞雪接着大声的说道。

  “不错!刚才的玩家说得不错,我们npc确实不敢现在就地砍了他!但是,今天让大家来,就是给大家一个表现爱国精神的一个机会!现在,想为国分忧,为死去20万军人报仇的机会就摆在你们面前,想亲自砍了这个恶魔的人请举手!”凌飞雪接着大声的说道。但是,回敬给她的是,没有一个玩家举手。

  “据我所知,杀掉这个恶魔一次,好像能升10级!”凌飞雪不紧不慢的又加了一句,这下,才有很多人把手举了起来。

  “很好,很好!”凌飞雪这才露出满意的笑容,又接着说道,“大家的爱国精神,我是亲眼看到滴!不过,杀人不过头点地,今天,我们就杀这个恶魔十次吧!让我看看,谁先举的手。”

  凌飞雪面前说乱哄哄的举手玩家,上哪里去找第一个举手的啊!

  “这样吧!我看找到第一个举手的人太难了,不如我们把这十次机会拍卖吧!”凌飞雪象征意义的找了一下,然后向众玩家说道。

  玩家们顿时无语了,怎么地?还搞拍卖?不过,花钱买等级,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买就买吧!

  “开始出价,从一金币开始!”凌飞雪说着,很满意的看着眼前的玩家。

  “我出10金币,买十次!”“我出20金币买2次!”“我出100金币买1次!”“·····”

  “我出10万金币买10次!”一个很帅气的40来岁的男人,站出来说道,接下来是没有人再喊价了。

  “蒋公子的面子我们得给!我放弃了!”喊价喊得最欢的人一看蒋亚池出价了,所以笑着说道。他心里也明白,接着拍价,也拍不过蒋亚池,还不如现在卖个人情呢。

  “谢谢刘老板!今天不是为蒋某人个人,是为我的女朋友,前段时间女朋友的等级在迁西峡谷被王思莹带领的辽兵给清零了,这次,我打算帮她买回来!我谢谢大家能卖蒋某人这个人情,今天算我欠各位的啦!我也代表我的女朋友谢谢大家!”蒋亚池一边向众人抱着拳说谢谢,一边挽着林碧玉的小手向王思莹走了过来。

  “蒋先生的爱国热情可嘉,令人佩服!对女朋友的热情更是让人心生妒意啊!”凌飞雪一脸微笑的向蒋亚池说道。

  “哪里,哪里!公主见怪了!”蒋亚池一脸惶恐的跟凌飞雪说道。

  “蒋先生的爱国热情,待回到大都,我会申请另外的奖励的!”凌飞雪说着,示意蒋亚池可以开始了。

  蒋亚池挽着林碧玉的小手,慢慢的走到王思莹面前,松开林碧玉的小手,向王思莹双手一抱拳说道:“小弟蒋亚池,大都蒋家王朝行会会长,素闻王先生的英勇仗义,今天小弟为了女朋友的等级而向您痛下毒手,真的是令人齿寒!我向您保证,过后,您在大都有什么难处,您就来蒋家王朝找我!小弟得罪啦!”蒋亚池说了这么多,都是低着头说的,他不敢看王思莹,因为他从内心觉得这样做是不对的!王思莹把头向一边偏了偏,没有理会蒋亚池,蒋亚池也是没有底气再和王思莹说话,而是退到一边,向林碧玉点了点头,示意林碧玉可以开始了。

  林碧玉跟随水木清华在迁西大峡谷被王思莹带领的辽兵给清零了等级,通过自己的努力和朋友们的帮助,现在已经回到了30多级,手里握着30级时刚买的匕首,来到王思莹的面前,哆哆嗦嗦的不敢下手。以往,行会战,私人斗殴什么的,架也没有少打,杀也杀过,死也死过!可是,像今天这样把一个被打断双腿的无还手能力的人处死,还是第一次!

  “不要害怕,向我的气管左侧,用力划一下,就ok啦!”王思莹见林碧玉站立了很久下不去手,抬头向林碧玉说道,并且还微微笑了笑!

  “好的!你别怕疼啊!”林碧玉说着,眼睛一闭,挥刀割向王思莹的左颈!

  “慢!”蒋亚池一听王思莹说话,马上意识到了什么,于是他一边喊着,一边一脚就把林碧玉踹出去好远,他也没有理会倒在地上的林碧玉,而是双手紧紧的抓住王思莹的肩头,仔细的端详起王思莹来!

  “还好,没有伤太深!”蒋亚池自顾自的说着,颤抖着双手,从怀里拿出金疮药给王思莹往脖子上敷!

  “你干嘛啊?踹得疼死我啦!”林碧玉从地上爬起来,见蒋亚池在给王思莹上药,也疑惑的过来。

  “啊?你是····你是····”林碧玉到了现在,才仔细的看了一眼王思莹!虽然脸上满是伤痕,眼睛都肿得咪到了一起,但是,林碧玉还是感觉到了眼熟,并且认出了王思莹!

  “不要说!”王思莹见林碧玉认出自己,微弱的声音说道。

  “好的!我们不说,我们不说!”林碧玉一边答着一边也蹲下身来,从怀里拿出金疮药来,把药都倒在了王思莹的身上,不怪她,王思莹的身上,现在已经没有一寸好地方啦!到处是伤口!

  “兄弟啊!你怎么不说话啊!如果今天你被我砍死了,你说,我姓蒋的还tmd以后怎么做人啊!”蒋亚池一边帮王思莹处理伤口,一边说道。他是听到王思莹跟林碧玉说话的时候听口音认出王思莹的!自己现实里的救命恩人,在游戏里差点没有被自己的女朋友杀死升级!

  “林妹妹的等级也是我给清零的,所以,我还给她等级,也没有大不了的!”王思莹有气无力的说道。

  “不管怎么说,姓蒋的认兄弟你做朋友!今天,你的事就是我的事!”蒋亚池见自己的金疮药已经没有了,跟王思莹说着,就站起身来,走到玩家和凌飞雪中间。

  “蒋先生!可以跟我说,是什么情况吗?”凌飞雪很不解的看看那边给王思莹治伤的林碧玉又看看来到自己面前的蒋亚池问道。

  “今天!王思莹的事情,我蒋亚池代表蒋家王朝接手了!从现在开始,谁动王思莹一根毫毛,我蒋某人会跟他不共戴天!”蒋亚池没有理会凌飞雪,而是向着众多玩家大声的喊道。

  “你!····”凌飞雪怎么也没有想到,事情会是怎样的发展!蒋亚池这样和这些会长们说话,是担心别人来杀王思莹升级。试想,今天能来这里的都是什么人啊?既然蒋亚池能这样说来,谁还会一点面子不给啊!所以,当凌飞雪再次鼓动其他人杀死王思莹的时候,彻底的遇到了冷场,没有一个人举起手说愿意了。

  “杀十次王思莹奖励金币1万!”凌飞雪环视了一下一众会长们,伸出右手食指说道。谁知道,得到的竟是会长们相视的笑了笑,没有人搭理凌飞雪。如果这些人是普通的玩家,肯定有毫不犹豫的拎刀上来开砍的,但是,今天,这些人都是游戏里有头有脸的人,谁能为那点钱去杀人啊!以后留给别人一个笑柄那可得不偿失了!

  “2万!”凌飞雪又加了一个手指头,然后很有信心的看向会长们。

  会长们依旧是以笑为答,就在大家认为没有人会出现的时候,一个很英俊的小伙子站出来。

  “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凌飞雪很是满意而又不乏轻蔑的眼神打量了一下年轻人说道,“拿钱来!”凌飞雪又向身后的随从一挥手,随从随即便把两个1万字样的金币袋子用托盘托着来到年轻人面前。

  “大家不要用这样的眼光看我!我是来自西部山区的学生,父母身体都不好,我是在乡亲们资助下才来到北京清华大学上学的!我很穷,我很需要钱!我也是迁西大峡谷被清零级的一员,我也需要等级!面对王思莹先生,我有很多杀他的理由!”年轻人说着,看了看托盘上的钱袋,咽了口口水,但没有去拿!

  所有的会长们都不作声了,包括蒋亚池,都不作声了。杀掉王思莹,就可以改变这个年轻人的命运,谁会站出来阻挡呢?

  “我的父母很穷,但是,他们没有接受过一分钱的救济,就是乡亲们给我集的上大学的钱,父母都清清楚楚的记在本子上,让我随时随地的带在身上,将来要连本带息的还给人家,父母都是别人眼中的弱者,但是,他们从小就告诉我,要相信自己的双手!进入《公平世界》,让我看到了希望,让我找到了努力的方向!同学老师们也都很相信我,把水木清华行会交到我手里,今天,我能有幸见到王思莹先生,我必须代表水木清华行会和王思莹先生说上一句话!王思莹先生伤害过我们水木清华不假,但是,那是光明正大的较量!我们水木清华也是要在光明正大的情况下战胜王思莹先生!”年轻人说着,大步来到林碧玉身边,蹲下去,向被两个看守架着的王思莹郑重的说道:“王思莹先生,我现在向您宣战!代表我个人,也代表水木清华行会!”

  年轻人说完话,转身回到了会长们的人群中。

  王思莹看着离去的年轻人背影,有气无力的说道:“呵呵,我看你还是杀了我实惠些!”

  “您可别乱说啦!”林碧玉赶忙把王思莹的嘴捂上。今天,蒋亚池能拖住众会长不杀王思莹,跟蒋亚池平时为人和处事在大家心里的口碑有直接关系的,林碧玉可不想王思莹口无遮拦的把哪位大侠惹火了,上来把王思莹给咔嚓啦!

  “公主,我看他们好像都嫌杀我脏手,要不,您把钱给我,我自己死给你看?”王思莹趁林碧玉松开捂他嘴的手的一瞬间,又跟凌飞雪说道。

  “你想得美!”凌飞雪瞪了一眼王思莹,随后气鼓鼓的向自己的随从大声喊道,“回京!”

  看守立刻上来推开林碧玉,再次的把绳索套在了王思莹的脖子上。

  “这样,你们会勒死他的!”林碧玉向着看守大声吼道。

  “嘿嘿嘿!小闺女说地有理!勒他脖子他会死,那就勒他的脚好了!”一个看守一边色迷迷的看着林碧玉,一边坏笑着把绳索套在了王思莹的左脚踝上!

  “他的腿是断的!你们不能这样啊!”林碧玉一边大声嚷着一边上前去解绳索。

  “驾!”只见看守一打马屁股,不再理会趴地上解绳索的林碧玉,马一跑,绳索一紧,接着就是王思莹被倒着拖走了!

  “你们这些畜生!”林碧玉眼见着王思莹被拖走,大声的向npc们骂道!

  一个身着皇族服饰的女将,率领300名骑兵奔跑在大都西平原的草地上,最后一匹马后面的长长的绳子的一端,拖着浑身是鲜血的王思莹!天依然那么蓝,风依然那样的轻,马队跑过的草地上,留下一条深深的血肉拖痕!可能只有这拖痕,才能真切诉说王思莹此时此刻的痛苦!

  众会长们,沿着马队留下的痕迹慢慢的向大都方向走去,没有人低头看那血淋淋的草地拖痕,也没有人相互说些什么,大家都默默的走在路上。

  没有会留意,走在最后的一个身带金色盾牌行会徽标的老者,居然下线了。

  “胡秘书!”老者摘下游戏头盔,缓了缓神,没有按电铃,而是直接向门外喊道。

  “到!”随即,胡秘书一脸惶恐的跑进来,“委员长!有什么事情?”

  “你告诉我,谁给王思莹下达的来中州做人质的命令?”老者没有兜圈子,直截了当的问道。

  “报告委员长,这应该是王思莹自愿的!”胡秘书回答道。

  “胡扯!我明确的命令过,让王思莹做东北皇帝的!今天,我在游戏里却看到了王思莹在做人质!”老者不高兴的说道。

  “不是吧?王思莹跟我说过,他接到的命令却是不做辽国皇帝啊!”胡秘书一脸认真的说道,她这段时间接触过王思莹几次,也谈过命令的问题。

  “别告诉我,命令是温雨婷下达的?!”老者脸色更加阴沉的说道。

  “正是!”胡秘书答道。

  “让温雨婷马上来见我!”老者无可奈何的坐下来说道。

  “对不起!委员长,温雨婷在一个月前蒸发啦!”胡秘书细细的声音说道。

  “什么?”老者现在也不敢相信这个事实了!一个国家安全委员会委员长的直属秘书竟然在一个月前蒸发了,这意味着什么?

  “我们动用了很多手段,但是没有丝毫线索!”胡秘书继续说道。

  “她对我们的套路太熟了!”老者没有责怪胡秘书。他回想起最后一次和温雨婷的见面,话说得确实严厉了一些,本以为把温雨婷送基层锻炼几个月磨磨脾气再调回来,谁知道,却出了这么大的事情!

  “温雨婷和王思莹有过节吗?”老者貌似不经意的问道。

  “直接过节倒是不清楚,只是听说····”胡秘书话说一半就停下来了。

  “听说什么?”老者追问道。

  “听说温雨婷和男朋友万刚分手的那天,喝了很多酒,借着酒劲就去王思莹的房间找王思莹了,结果,结果被王思莹给赶了出来,她就发誓要报复王思莹!”胡秘书小声说道。

  “胡闹!”老者一听这话,顿时气得大喊一声!

  “不过,这都是听说的,没有证据的!”胡秘书赶紧补充道。

  “呵呵,听说的,一个国安委委员长的直属秘书也成了传话的三八婆?”老者很不满意的对胡秘书说道。老者清楚,这里的人说话,没有100%的准确率,是没有人敢说这样话的,胡秘书敢在委员长面前说,那就是事实!

  “委员长!我错了!”胡秘书赶紧立正大声说道。

  “不关你的事,是我这些年把她惯坏啦!”老者向胡秘书摆摆手说道,“接下来,命令你的人完全的放弃寻找温雨婷。”

  “委员长,难道我们不再寻找温雨婷了吗?”胡秘书感觉自己听错了,一个知晓国家重要机密的人,那是活要见人死要见尸的,怎么会说不找就不找啦!

  “她是我一手养大的,应该是一时任性,过段时间会回来的!你现在逼得她太紧了,把她逼到其他道路上那就得不偿失了!”老者沉思了好一会才说道。

  “那她知道的秘密怎么办?”胡秘书不无担心的问道。

  “如果她想泄密,一个月时间,她随便说出什么,早就世界大乱了!哪有这样的平静啊!”老者转过身,两眼望着窗外说道。窗外的远处的一个楼顶,一个老人正在放飞鸽子,鸽子从笼子里一哄的飞上蓝天,但是到了回家的时候,鸽子们都会飞回来!掌管一个国家最重要的部门,怎么就跟养鸽子那么像呢?

  “那您没有其他事情,我出去啦!”胡秘书等了好久,见老者都一直望着窗外不再说话,于是说道。

  “嗯!出去吧。”老者应着,但又想起来什么来,赶忙把胡秘书叫住,“我交给你的另外一件事办得怎么样了?”

  “刀币还在肖子楚手里,但是看她并没有出手的意思,她跟文物贩子们有过几次接触,但是,都在最后时机放弃了!”胡秘书说道,“我们按您的吩咐,也准备了足够的现金,可是,她就是没有出手的意思啊!”

  “密切注视她吧,别让她把我的宝贝给弄丢啦!那可是我老战友给我的临终纪念!”老者抬头望着天空上自由翱翔的鸽子,沉思了一会说道。

  “我不明白,这么重要的文物,怎么会让王思莹交出去呢?”胡秘书说道。

  “呵呵,王思莹当时的任务更重要啊!”老者很是坚定的说道。

  “您还真器重王思莹啊!”胡秘书酸溜溜的说道。她知道,王思莹现在住的房间是委员长自己的私人住宅,那里收藏的重要文物和宝物都是委员长在历次的任务中得到的无主之物。而这枚刀币,更是委员长在牺牲了一个战友的代价下,才从国外夺回来的。这样贵重的东西交给王思莹,那是委员长对王思莹何等的信任啊!

  “他辜负了我对他的器重啊!前几天,他还可以镇守东北,保国家一方安宁啊!可是,今天,他就是一个人质!”老者无比惋惜的说道。

  “现在东北区很繁荣啊!”胡秘书不解的说道。

  “东北没有了王思莹,繁荣不到3个月!”老者又是无奈的叹息道。

  “怎么会?”胡秘书瞪大了不相信的眼睛!

  论坛这两天又开始了热炒王思莹,看着王思莹受的苦难,京津地区的玩家们不知道为什么,居然对王思莹恨不起来了。对蒋亚池白白花了那么多钱放弃斩杀王思莹,赞成的居然异乎寻常的压倒了反对的。


网游之拼命成神 https://www.9366zt.com/Read/49279/index.html

(快捷键←)上一章 本书目录 下一章(快捷键→)